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似是故人来 段子part 2

依旧是给老费的深夜段子
------
明锐东去世后,明镜陡然接手明氏集团,忙着人事更替,忙着学习经济,忙着与虎视眈眈的其他世家斗,忙着跑合同,一来二去,饥一顿饱一顿的,胃病就这么作下了。
而我们的隔壁老王,陪着明镜饥一顿饱一顿,依旧身体倍棒吃嘛嘛香,遇到什么凉的辣的啊也都统统吃到嘴里,不多时,围观群众只能看到老王左一趟右一趟的往南边跑,想必后来能快速于人群中收敛自己的气息就是从这儿练出来的吧。
当然,那个时候没有开了金手指的苏医生以及当糖吃的阿司匹林,只有和明锐东交好的世伯老中医,李恙。
“药补不如食补,喝药的同时吃些温补易克的食物。”

明胖,哦,那个时候还不是明胖,在第三天清早看到相同的八宝桂圆莲子粥的时候,撇了撇嘴,扫了同一桌吃饭的老王同学,起身去厨房狠狠地勺了一勺糖放到自己碗里,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放入口中,差点吐了出来,“太难吃了!”明胖没把甜到极致的八宝粥咽下去,嘴里含含糊糊的吐槽道。
“今天的粥,我加了糖。”老王坐在明胖对面轻轻的吹着粥,等到不凉不热的温度才放到明镜面前。
“你平时不是不加糖的吗?”明胖磨牙。
“你姐姐这几天口味清淡,加点糖调调口味。”老王喝着粥头也没抬。
“我吃饱了。”明胖赌气。
“你们明家真是家大业大,吃个饭也能吃成这个样子。”老王开启第一波家教攻击。
至于为什么镜镜坐在主位不参与他们的“争斗”,让镜镜回忆一下,她宝贝弟弟与老王第一次见面挺和气的啊,怎么她和老王只是说了一会子的聊斋,他就和老王不对付了呢?
全当镜镜屏蔽了幼儿园大班的日常互相diss吧。
“你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来自明少的主人气势反击。

“明楼,你长大了。”
明镜突然开口。
明少悻悻,老王沉默。

不过老王向来怂不过五秒,挑衅道:“现在这个家里,吃什么,我说了算。”
“是是是,我们家现在都听一个厨子的。”明楼一脸无辜。
明胖话音未落感觉到一丝不安,后背一瞬间起了鸡皮疙瘩。
“这个家太小,你们俩待不下了?”来自明镜女士疑问。
视线转向明胖,“明楼。”明楼怂。
根据老王的直觉,一般喊完明楼,他家镜镜的怒气值会突然升高2.5倍,一旦他的全名被喊出,就意味着他们即将私会于小祠堂,哦当然,只有他和镜镜,不包括明楼。
果不其然。
“王、成、栋。”
爱听墙角的明胖果然听到了熟悉的那句话,“你都多大了还和明楼一个孩子计较。”
老王委屈老王想哭老王不想吃皮鞭炒肉。
呵呵,至于为什么镜镜武力值那么高,老王总会去小祠堂。
因为咱们是镜风啊。
谁说老王不是明家人。
打是亲,骂是爱。
老王这么安慰自己。

哦,还有,由于明镜女士有胃病,由于明镜女士不爱喝中药,其实就是太苦了还总有药渣子;中药丸子不适合明大小姐这种仙女吞服,其实就是咽不下去。
老王也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丁香茶养胃,托人在郊区买了个小小的茶园,只种丁香茶和碧螺春。
当然茶叶收成只特供给有小牌子的镜镜。

等他家茶叶成熟啊,我姐怕是头发都白咯。
明楼同学总是那么一针见血。

克克。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