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知是故人来 【二太太x张万霖】

昨晚那个极其不正经的段子真是个纯段子23333
我问老费,林姐什么职业
老费:自由职业

老费着重表示虐镜镜
你不怕被镜镜拖到小祠堂打一顿吗

(并不想虐镜镜
于是写了五分钱毛领的二太太)

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位巨头的职业和名字
瞎写了一篇
林霖组
一时脑热的产物,写着写着跑偏了,雷多

——————

街上新开了一家茶馆,老板是个三十些许的女子,姓林。

“张将军,别来无恙。”
“林老板,风采依旧。”

——————
本文完。

这么敷衍
会被镜镜拖入小祠堂酱酱酿酿的
——————
张万霖第一千三百八十次翻墙,入院。
“能让张将军舍下枪械,不带护卫踏夜翻墙而来,我林静真是荣、幸、之、至。张将军,身手一如既往的好,这么些年也没丢下。”林老板站在阴影处。
“张某身手不如林老板十分之一之心思。”张万霖站在月色下,一身长袍。
“张将军此次前来所为何事?”林静从廊下走出。
“家事。”
“张将军什么时候在上海安家了?”
“自与故人别后。”
=====
在张府还叫做将军府的时候,张家小公子某一天被他老爹拿着棍子追了几条街,要不是其他兄弟几个跑得快追得上他老爹,他老妈怕是就少个儿子了。
张家一二三四四位公子也是大大小小的将军,为了追他们的老爹和宝贝弟弟,管他什么形象撒丫子就追。
老三本来回乡省亲,坐在车里就看到他弟弟不要命的跑,差点撞他车上。
老三本来想下车好好骂这个小崽子,刚迈下车看见他老爹杀出人群,条件反射掉头就跑。
时隔多年,老三回想起他爹当年的英姿都不得不服,五十多岁的人了,提着棒子追儿子能追出好几条街,佩服佩服。

老大张万霂向老二、老四抬了下下巴,老四点点头,哥仨跑的更快。
“小五!你给我站下!你别以为跑得快老子追不上你,老三,你给我抓住这小子!老子要打死这个小崽子!”
“老大,老二,你们是要气死我啊!放我下来!老四!把你爹我放下来!”
彼时,张老将军被他的四儿子张万霆扛在肩上往将军府的方向跑。
老四心里默念,爹我是为了你良好的形象考虑。

“三哥,你怎么回来了?”张万霖看到二哥张万霈向他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的爹已经回家,终于抽出空来问候跑的比他还快的三哥。
张万霐见张万霖慢了速度,也把脚步放缓,“我回乡省亲啊。闹这么大阵仗,你又怎么惹了老爷子了。”
“三哥,”张万霖向张万霐露出一个十分谄媚的笑脸,张万霐突然停下脚步。
对的,就是这样的笑容,小时候每每他这个倒霉弟弟露出这样的笑后,挨打的基本都是他和老四。
老四那个傻子记不住这种事,但是不代表他不记得。

“三哥,你记得你们上次带我去的那家戏园子吧。”张万霖与张万霐在将军府附近的街上问道。
“记得啊,戏园子老板德盛儿和我一个桌子喝过酒。”
“那,三哥,一会儿的事儿就全拜托你了。”张万霖拍了拍他三哥的肩膀,跑了。
“拜托我?你小子又做了什么事推给我?”
“你小子要去哪儿!你跑了我还能活着回济南吗?老子是回乡省亲!不是回家挨揍!”
张万霐一个人站在街上看着一眨眼跑没影的弟弟,一脸生无可恋。
=====
张万霖第一千三百七十二次翻墙,入院。
林静从戏园子回到小院,一开门就迎来一张大脸吓了她一跳,一声尖叫即将溢出口。
张万霖赶忙捂住林静的嘴,“别出声,是我。”
林静紧绷的肩放下,娇嗔:“是你啊,你怎么又翻墙啊。”
“我哪次来不是翻墙啊。”院子里,张万霖哄着林静。
“是,你张小少爷武功好,我这儿的墙都快被你踩矮一大截了。”林静关房门后说道。
“佳人在侧,管他什么墙不墙的,我今儿被老爷子打了。”
“怎么样?还疼吗?”林静关切。
“老爷子没追上,除了在家里打了几下,剩下的我三哥替我扛了。”张万霖一脸精明。
=====
“阿静,我想好了,老头子既然知道了你我的事,你也藏在这个小院里这么多年,”张万霖看着怀里的林静,“我和老头子说,我要娶你,阿静,我要娶你。”眼神真挚。
“老将军不会同意的,我只是个唱戏的。”
“没关系,我不在乎的。张家不会在乎的。”
“阿静,你等我,我现在就去说。”
张万霖第一千三百七十三次翻墙,出了小院。
=====
“你应该很得意吧,张家小公子到底拜在了你的石榴裙下,林家二小姐。”有一人穿着长衫坐在墙上。
“你也听到了,他说要娶我。”林静淡淡。
“我应该恭喜你心愿将得偿还是恭喜你大仇将得报?”墙上那人问道。
“你是来恭喜我的?”林静反问。
“我带着满满的诚心来祝贺林家二小姐即将和杀父仇人之子喜结连理。”林铮嘲讽道。
“林家大少爷这话我可不同意,您不是也和杀父仇人之子拜了把子吗?”
“我顶多就是损失了一顿酒钱,林二小姐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把自己的心也搭上。”林铮留下一块烟膏,跳下墙。
=====
“张家小公子豢养戏子”
“张老将军大发雷霆,称与张万霖断绝关系”
报纸上连续一周都是张家占了全版。
=====
“我要是早知道这小崽子给我甩了这么大的锅,老子就不回来了。”
=====
张万霖第一千三百七十九次翻墙,入院。
“阿静,阿静。”张万霖还没落地就喊道。
没有人回答。
张万霖坐在灶台前的小凳儿上,做了几道菜,乖乖的坐在桌前等林静回来。
菜自然不是霖少做的,他最多学会了生火。
自然是从家里带出来的菜在灶上热热。

林静回家的时候,顺路从王家酒馆里买了一壶果子酒。
王家酒馆做起了时令果子酿酒的买卖,酸酸甜甜的比黄酒好喝多了,听说是王家少爷提出的想法。

“万霖,我回来了。”林静站在小院儿门前喊道。
张万霖把门打开惊奇道:”你怎么知道我在?“
林静微嗔,“你哪天若是不在,我倒是会惊讶。“
“阿静,老头子不要我了,我只有你了。”张万霖委屈很委屈的委屈道。
“万霖,就在今天,没有嫁妆,没有嫁衣,没有庚帖,没有喜乐,没有喜轿,只有你我,我要嫁给你。”
“现在,是白天。”
“今天你得听我的。”
“好。我都听你的。”
=====
林静悄悄地离开床,回来时拿着一把小匕首。
小刀是张万霖从草原上带回来的那把,很锋利,他和她在院子里烤鹿肉的时候用过,张万霖把它送给她了。
林静拔出刀,刀被保存的很好,在月光下更显得冷冽。
林静握着小刀,忍不住的用食指划过刀锋,嚓,可真疼。
说不清对他的感情是因为他是仇人的儿子,还是因为他的一千三百七十几次的翻墙。
林静食指划过张万霖胸前,带着手腕处皮肉撕裂的疼痛。
一根一根的肋骨包裹在皮肉下面,养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把他养胖一点儿。
多年的军旅生活也没有把他的娃娃脸磨得棱角分明一些。

林静手腕抬起,斟了一杯酒,对着张万霖抬了抬,而后,一饮而尽。

张万霖感觉自己眼前特别的亮,晃得他心烦,忍不住睁开眼睛。
在月光下,张万霖看到自己的食指上破了个口子,桌子上还放着没有喝尽的酒壶,林静却不在。
林静躲在茉莉树后,树影斑驳影影绰绰的照不出她的轮廓,她咽下喉中上涌的鲜血,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的声音,尽量不让走出房门找寻她的张万霖察觉。
喉中涌上来的鲜血越来愈多,林静快要忍不住了,盼着张万霐兄弟俩赶来。
今晚是张家的家宴,张万霐兄弟俩肯定会来找他。
借着月光,她看到张万霆一个手刀打晕了张万霖,终于一口血吐了出来。
“阿静。”昏迷中的张万霖突然逸出一句。
=====
林静醒来的时候,发现在自家的床上。
“你命可真大,大烟膏子就酒啊,竟然没死。”看护她的一个下人说道。

“你好,我是苏医生。你现在还不能说话,听我说,我是张万霂的同学。张万霖很好,醒来后被张老将军送到济南了,你可以放心。”

=====
林静拿着那把匕首,在空中找寻着心脏的位置,又快又狠的一刀很快会让张万霖没了性命,也让张老将军感受一下失去亲人的滋味。
她抬起手腕,失了力气。
只划破了他的食指,划破了她的手腕。
酒里下了药,够他睡一个时辰的。

=====

“林老板,生意做的不错啊,想不想和我张某人合作?”
“我这只有一个小茶馆,怎么张将军也想来分一杯羹?”
“听闻林老板这儿有上好的碧螺春。怎么?不请我这个老朋友进去坐坐?”
“张将军家大业大,我这儿贱地怕脏了您的鞋。”
“这个小院儿真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地儿,人少,清净。”
“林老板没有什么想与我说的?”
“我和你,无话可说。”
“林老板和张某人无话可说,那,林家二小姐有没有想对张某人说的?”
“你还知道什么。”
“我知道林铮给了你大烟膏子,我知道你本来想杀我。”
“不错,大烟膏子是林铮给的,我也的确动过杀你的念头。”
“可你不曾伤我。”

张万霖走到林静面前。
“大烟膏子就酒没有弄丢你的命,却弄丢了我的命,一丢就是十几年。”
=====
“林老板是不是还欠我一样东西?”张万霖坐在沙发上问道。
林静不解,这又是抽什么风?
“当年,你划破我手指,按上指印的那张合婚庚帖,你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张万霖挑眉。

=====
你是林家二小姐,你接近我,只是为了报仇。
我会好好待你,替我父亲赎罪。
你真的想杀了我,那便来吧。

张万霖第六十三次翻墙的时候,看着做饭的林静下定了决心。

=====
张万霖第十二次摔下墙头,林静坐在树上,看着张万霖摔了一身灰,忍不住笑道:堂堂将军公子,翻墙摔了十几次,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张万霖爬起来挠了挠头,阿静,我下次一定注意。
=====
“诶,你听没听说啊,林家二小姐其实不是亲生的,是林家从唐家抱来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表妹她邻居的二姨的儿媳妇的婶子的侄女在林家做活儿,听说是为了给林家大公子做童养媳。”
“怎么给个傻子做媳妇儿啊。”
“还有呐,林家那个姓林的表少爷,是赵家姑爷的私生子。”
“诶,我给你们说啊,听说原本唐家小姐和张家小少爷定了娃娃亲的。”
=====
王家卖酒的老伯某一天跟药铺的伙计念叨,说他这些年做的最亏心的事就是给一个小丫头的果酒里兑了一大半壶的水,怕被发现,他还加了点蜂蜜在里面。
伙计也说,他很多年前卖过失效的蒙汗药,给一个二十多的女扮男装的“小公子”。
买酒的一个客人加入他们的话题,说自己当年还收钱做过一份加了很多茶叶的烟膏给一个娃娃脸的公子呢。

=====

--------------
关于林静杀张万霖,还有另一个杀法:

林静拿着刀,准备刺向张万霖的腰部。
张万霖因着多年从军的本能反应惊醒,看到拿着刀的林静,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你刺的地方不对,应该是在这儿。”
刀尖直指心脏。
“你动作快一点,这样不会太疼。”张万霖躺在床上。
“没事,你不要害怕,动手吧。”
林静拿着刀的手颤抖的厉害。
张万霖见状,握住林静的手,发力。
刀刺破皮肉,渐渐深入。
林静终于反应过来,“不要,不要。不要这样,算我求你。”
张万霖松开手,林静的手还在刀上,握也不是,放也不是。
林静满手的血,伏在床上哭泣。

张万霐、霆来找张万霖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面。
张万霖胸前有个窟窿,汩汩地流着血。
林静趴在床边,嘴边溢出血液。
旁边放着大烟膏子和空了的酒壶。

-------------

老费说喜欢中间虐最后大团圆的

科科。我不会。

就这样吧,雷太多了,感觉都快成玛丽苏了。

我总在想张老将军咋不打死这个小崽子呢…

你儿子自杀式恋爱你管不管啊!

评论 ( 8 )
热度 ( 26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