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似是故人来 【帝妃候篇】

严重OOC

 

-----

据可靠人士的可靠情报

静妃娘娘姓奉  名奉鸡汤

因为静妃娘娘奉鸡汤

壳壳...

谁爱信谁信   反正我不信

-----

据可靠人士的可靠情报

本文中

静妃娘娘叫  

谢皇上

壳壳

辣鸡...

 

=====

“阿暖,阿暖!”

“侯爷,您又梦到公主了。”

廊下站着一中年男子,穿着最普通的夜行衣,十分恭顺的说道。

“昴,你来了。”谢玉掀开被子坐起,眼中一片清明。

“是,皇帝夜宿芷萝宫。”昴说完,自从房梁处跳出,消失在夜色里。

“这么多年,她终于动手了。”谢玉轻叹。

 

昴宿,凶多吉少。

=====

话说十七岁的阿畋将七岁的阿暖送到师父家,跟着师父师娘学医术。

阿畋承诺,等村口那颗柳树苗长到碗口粗了,他的大事做完了,就来接阿暖。

阿暖每天跟着师父读医书,偶尔上山采草药,分草药,给村民看病,一晃儿到十五岁。

阿暖悟性高、医术好,十分受村民喜爱。

村口那棵柳树苗,长得比阿暖胳膊粗了,阿暖时不时的给它浇浇水,盼着它快些长大。

十七岁那年,师父让阿暖去城里药铺卖药,遇到了药霸和啰啰,被路过的一位叫梅石楠的公子搭救。

落魄医女后来才知道那位公子姓林,家有娇妻晋阳长公主和一妹子乐瑶。

阿暖与月瑶年龄相当,很快成为至亲。

阿暖改名林静,还是林府的医女。

 

阿畋职位升的很快,一是因为他灵活善变在军中呼呼喝喝有点权力,二是因为他娶了莅阳。

阿暖是在林乐瑶的口中听到此事的,彼时林乐瑶已入宫为宸妃且有了祁王。

作为最得宠爱的妃子的好姐妹,她时不时的就被召入宫中与宸妃话家常,出宫后再将乐瑶近况告诉林家。

=====

“皇上,门外大军即将冲进来,就让臣妾成为您最后一道防线吧。”林静抽出架子上的剑。

梁帝拉住林静的手:“应当朕来保护你,你往后退。”

===== 

祁王六岁时得了风寒,林静和乐瑶彻夜不眠的照料。

祁王病愈后,林静成了静嫔。

第三年冬天,多了个满地跑的包子。

===== 

“有个朋友让我带个话,”谢玉凑到莅阳耳边,声音极低的说道:“莅阳,莅阳,这么多年,我谢郁是真的喜欢你。”

 

谢郁,南楚质子,南楚王爷宇文霖在大梁用的名字。

 

“你放心,我不会伤景睿,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谢玉在院中说道,咽下了后面半句,“为了宇文霖。”

=====

“南楚公主宇文暖将在及笄后嫁与怀南王世子宇文既梅。”

阿暖三岁时,南楚国王发布赐婚的御诏,将她赐婚给宇文畋。

怀南王宇文离原姓谢,后赐姓宇文。

===== 

梁帝又一次梦到了萧景禹跪在他面前,陈情自己从未有谋逆篡位之心,梦到宸妃在给他缝制贴身的衣物。

很多年了,他贴身的衣物早就交给高湛打理了。

静嫔也晋升静妃了,虽然是为了平衡越贵妃的权力。

静妃给梁帝揉捏着头部的穴位,这几个月梁帝睡得越来越不好了,自上次叛军作乱后,他越来越依赖她,也越来越倚重靖王。

宸妃的牌位也在皇帝的默许下设立,梁帝调养身体的丸药渐渐地由静妃来熬制。

静妃在参汤里下了些丹砂,多放了几钱甘草压制丹砂的气味。

看着梁帝呼吸渐渐平稳,静妃燃起了她特意为梁帝制作的香。

===== 

南楚和大梁在多年打仗打出感情后,终于提出了和亲。

双方约定南楚与大梁互市互利,再不兵戎相见。

南楚陵王宇文暄带着堂妹娴玳郡主宇文念与琅琊榜高手岳秀泽找萧景睿,来到了谢府。

和亲是真,找萧景睿也是真。

意外的大概是宇文暄,在图穷匕首见之际,他听到谢玉说“你放心”时恍惚间生出一种熟悉感,这种感觉大概是他幼年时感受过的,可是他对此却没有印象。

===== 

“你从前长得是那样的像你的父亲。”静妃给梅长苏把脉后带着哭意说道。

 

谢玉带着十万大军终于将赤焰军等人堵在梅岭。

漫天大雪,很好。

能把一切的痕迹都盖住。

林将大概没有想到他拼了命将儿子推出去,恰好中了谢玉早已埋伏好的陷阱里。

真正的林殊在梅岭,回不来的。

而梅长苏不过是南楚多年培养的一枚细作。

凭借着宇文暖和她师父精湛的医术,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并不是什么难事。

何况,他们选了双生子来做棋子,最少也有五成的把握。

至于赤焰旧部,一个以假乱真的“林殊”,为了赤焰旧案呕心沥血的“梅长苏”,根本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能号令十万大军的谢玉、一品侯爷,自然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

===== 

“娘娘喜欢梅树?”柳氏问道。

“一直很喜欢。”静妃看着门外的梅树,回答道。

===== 

谢玉死于服苦役的采石场中。

其妻公开谢玉手书,陈情梅岭赤焰一案真实情况。

梁帝颁发罪己诏。

靖王登基,静妃尊为太后。

靖王登基第三年,太后留下十四字后,崩。

 

他年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

===== 

南楚曾经出一队暗卫派往大梁,以柳、氐为尊。

二十六暗卫中,有三人是女子,都曾或多或少的扮过她。

多年前,宇文暖配置过一副哑药给一个身怀六甲的女子,在她生产第二天,被送出宫,下落不明。

=====

村口那棵柳树已经长到一个人合抱都很难够到的粗细了。

宇文暖坐在小院儿的梅树下分着草药,小树只有胳膊粗,几年前新栽的。

宇文畋扛着锄头从地里回来,手里拿着刚从柳树下折下的柳枝儿。

=====

本文完。

 

至于网红---绿帽玉的心路历程,我们也专门采访了一下

老谢表示,卓鼎风头上的青青草原比他还茂盛

景睿好歹是他侄子呢

老卓可是替他哥白养了好多年儿子

他没觉得吃亏还有点美滋滋

 

臣妾做您最后一道防线    是小说里的电视剧里没有

 

 

 

帝妃候真的太难了

尤其侯爷对莅阳的那份感情啊

真是让我不忍心拆了

相反  梁帝对静静就。。。。

壳壳。

 

 

总得来说,这是个南楚公主和世子/驸马 在不正经的南楚国王的安排下 

去邻国干掉了全国唯一能打仗的主帅和部下

混淆了皇室血脉

他俩还悄咪咪的把孩子生了

对就是宇文暄

嗯  就是这样

写不出来了

表现不出静妃的心思深沉

 

萧景琰不是亲生的儿砸 

不然为啥那么蠢 

智商方面一点都不像静静和梁帝

 

给一个没名字的女主起名真的好难!

一个电视剧女主。。。没有名字。。。仿佛是在逗我笑。。。

评论 ( 18 )
热度 ( 16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