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致情人 Ⅰ 【齐琳x裴泽】

神兽=白泽and麒麟

裴泽x齐琳

变态杀人癖x叛逆少女     (????)

我想杀你,却没想到爱上了你   (???)

-----

警察小费在登记裴泽名下别墅的所有物时,发现了一支毛笔在暗室的柜子高处。
看起来不是新物。
小费想要取出那只笔,被自家师父制止。
“这支笔不用登记,也不用带回局里。”
“师父,按规定出现在别墅内的物品都将登记,笔这种易留下痕迹的东西更应该做技术鉴定。而且听说这支笔是用女人的头发做的。”
“听我的,这个不用,具体的你不用管,有事我担着。”
小费点点头,听话的把那只笔略了过去。
“你也不用多想,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师父拍了拍小费的肩。

裴泽在V大学念物流管理,V大学和S中专在同一条路的东西两侧,大三时,他就跟本市的小流氓混在了一起,也算个头儿。
裴泽是学校里少有的走读生,大三课少,他在学校也没有几个相熟的人,就在街上闲逛,经常能看到中专学生出门吃饭。
他在人群中看到一个小姑娘,头发刚好盖住脖子的长度,烫成五颜六色的卷,画着浓厚的眼妆也盖不住那张稚气未脱的脸。
裴泽对化妆品一类有点研究,在学院的时候,他经常仗着他那张雌雄难辨的娃娃脸骗门口保安大爷。

他想杀了她。
这是他从见到她第一面时,就产生的想法。
他为她想了无数种死法,或残忍,或美艳,或暴虐。
这些画面一刻不停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要接近她。

他跟着齐琳,看她上课,看她乘车,看她回家。
一周后,裴泽在齐琳家不远处租了个小房子,刚好能看到齐琳家窗户,这样方便他了解齐琳。
裴泽买了副望远镜。他凭借他那张看不出年龄的娃娃脸从看门大爷那儿混了几张中专的课表。
白天跟着齐琳上课,晚上跟着齐琳回家。
父母离异,各自重组家庭,每个月只是给她生活费其余的不管不问。
很符合他的要求。

有一天,裴泽戴了一副墨镜将最新改装的摩托停在中专门口喊齐琳。
齐琳从教室出来,上了摩托,二人离开了学校。
“齐琳。”裴泽喊到。
“裴泽。”齐琳也喊。
“我不是个好人。”
“巧了,我也不是。”
风中传来笑声,被打散在尘埃里。

裴泽骑摩托带齐琳到他家,不是齐琳家附近的小房子,是郊区的别墅。
整个别墅只有裴泽一个人住,齐琳是裴泽第一个带回来的人。
裴泽只有在有杀人欲望的时候才会回到这栋别墅。
“就这么个破房子,你随便看看。”裴泽招呼齐琳。
齐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脑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女人赤身蜷缩在地板上,身下是大片大片的血液,看起来就像地板上开出一朵妖冶的花。
这个画面让她周身血液沸腾,她是不怕的,她放下水杯,凭感觉从一楼上二楼,她走过的房间越多,那个女人在她脑中的形象就越具体。
等到她想看清那个女人的脸的时候,裴泽从一楼的房间中洗完澡走了出来,打断了她。

“喜欢这套房子吗,你喜欢哪个房间就住哪个房间,原本的破房子我替你卖了,你手里也算有点积蓄。”
裴泽将齐琳带到书房里,从桌子上拿了一张银行卡递给齐琳。
“这里面是十万,你那个小房子卖的钱都在里面,密码是你的生日。”
齐琳拿过银行卡,“为什么一下子对我这么好?”
裴泽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裴泽每晚都会出去,跟着一帮兄弟满街晃荡,然后半夜回家,在书房一呆就是一夜。
依旧每天送齐琳去学校,尽管那个破学校念不念没什么区别。
裴泽偶尔去学校点个卯。

裴泽每晚都在书房做着完美杀人的猜想,柜子里积了一摞的纸。
白天骑个摩托带着齐琳满世界跑,从城东的别墅跑到海边,跑到乡村,跑到树林。
裴泽会画画,他画里的主人公大多是齐琳,各种各样的齐琳,从背着书包的齐琳到骑摩托的齐琳,从一身旗袍的齐琳到穿着围裙的齐琳,从冬到夏到一丝不挂。

裴泽与齐琳接触的越多,他越发现,他们格外相似,这使他更加沉迷与齐琳相处,他的设计图纸已经很久没见增加了,最上面一张积了一层灰。

齐琳越发的依赖他,在某个月圆夜,他们终于冲破最后一层禁忌。

裴泽在一家公司做实习销售,跟着上司出门应酬,经常回来带着一身酒气发泄在齐琳身上,而后再将齐琳带上二楼最里间的密室,用各种器械慢慢调教,刺激而疯狂。

最疯狂的时候,裴泽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一针试剂,齐琳在睡梦中被他推入药水,而后就是迎接裴泽无休止的索取。

裴泽买了台厢货,把日常用到的家具都放到了车里,也不知道一个学人力的为什么对电力那么感兴趣,鼓捣了几天,就鼓捣出来一堆小灯,公司不忙的时候带着齐琳到处跑。

在裴泽即将从实习生转成正式员工的当口,他手下的兄弟把另外一伙的小弟打进了医院,裴泽带着兄弟去道歉,对方大哥小超坚持把他兄弟送进局子。
流氓还要走法律途径,有意思。
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巧,他平时喂钱的那个所长刚好调走,新来的所长和对方穿一条裤子。
他兄弟就那么被判了三年。
一个雨夜,裴泽带着一帮兄弟把那个小弟从医院偷到郊外,一帮人打死一个人还不容易吗,打够了裴泽带着一帮人骑着摩托就跑了。

齐琳躲在十米之外树后面,看着裴泽穿着黑色的雨衣站在人群外,人群中是挨打的小弟和他那帮弟兄。直到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齐琳依旧站在原地,看着地上那个死人。

齐琳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一堆树枝和破布,胡乱的拖行,掩盖摩托车和他们的脚印,也盖住那个人的痕迹,慌乱中,她一脚绊倒,膝盖磕在一块尖石头上,脚也扭了,慢慢的爬到公路上。
幸好伤到的是左腿,不影响她发动摩托。

她回到别墅,裴泽还没有回来,大概是和那帮兄弟出去庆祝,今晚不会回来了。
她洗了澡,换了睡衣,然后进了裴泽书房,把门锁上。
她轻车熟路的打开柜子的底层,将裴泽画的她都取了出来,毫不意外的发现了那些设计图,最上面那张厚厚的一层灰。
我带你走,咱们远走高飞。
画的主人公,都是她。

齐琳换上最普通的衬衫外套,出门。

裴泽回到家时,没有熟悉的饭香味,也没有熟悉的肥皂泡沫味。
裴泽给齐琳打电话,齐琳没带电话。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十几个小时过后,裴泽离开别墅。
除了跟他出去,齐琳从未离开这么久。
裴泽去学校转了一圈,没有找到齐琳。
裴泽去市场找了一遍,也没有找到。
齐琳一夜未归,裴泽和手下兄弟找了一夜。
裴泽再一次回到别墅,齐琳还是不在。
裴泽坐在沙发上,有些累,手指轻捏鼻梁。
电话响起,那边急急忙忙的说道:“哥,出事了,琳姐进局子了。”
裴泽从沙发上弹起,“怎么回事?”
“哥,那帮孙子把琳姐抓起来了,听说是因为那个小弟死了的事。他们把这事儿堆琳姐身上了。”
“我现在过去。”

齐琳对杀人事实供认不讳,念其认错态度良好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齐琳在改造第五年,听到别人家属探望带来的消息说,国贸公司主管和市场部销售经理设计杀人,已经被下通缉令了。
听说姓裴的还在山庄里给人打毒品,伪造自杀的假象。
齐琳改造第六年,听旁边床的人讨论那个销售经理出逃路上,拒不受捕被警察开枪击毙。
齐琳改造第九年,上头考虑齐琳改造态度良好,假释出狱。

齐琳遇到一个男孩子,也很会画画,模样与裴泽有三分神似,也画了各种各样的她。
齐琳骑着那台裴泽载过她的摩托带着那个男孩子去学画画,去公园,去考试。

某一天,裴泽之前手下的小弟告诉她,“琳姐,泽哥是被设计了。”
自从裴泽死了,小超就成了本市的大哥,谁见到都得叫一声“ 超哥”。
“他就是不死,我也有下一步棋等着他。”
“听说那个女的出来有一阵儿了。”
“那个女的我见过,模样是真好看,还替他进了局子。有什么用呢,最后裴泽不还是没择出来?”
“是是是,到底是超哥,眼界就是宽。”

齐琳推门走了进去。
“哟,这不是琳姐吗,在里面吃了这么多年饭,终于有闲心来看看哥哥我了。”超哥坐在皮椅上,抽着雪茄。
“我来拿东西。”
“我这儿没什么东西,不值得琳姐贵步临贱地。”
“我不拿什么值钱的,你把书还给我就行。”
“书?什么书?是这本吗?”超哥晃了晃手中的《基督山伯爵》。
“没想到,琳姐也喜欢这本书。”
齐琳冷眼看着超哥,不置一词。
“琳姐是喜欢这本书呢,还是喜欢这本书里的…”超哥话还没说完,齐琳抢着说到。
“这本书不适合你,适合我,你最好把它还给我。”

超哥勒住齐琳的脖子,想要掐死她。
齐琳误打误撞的摸到一把刀,狠狠地扎了下去。

齐琳假释期间与人斗殴致死情节严重,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齐琳进监狱第二年,被本市局长黄河平力排众议保释出狱。
-----

黄河平,卧底十几年,615大案后被破格提拔为局长。警察界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局长,新闻发布会、表彰大会、升职大会都没有露面。

------

齐琳被年轻的小警察送到风镜小区的三单元二层。
这一小区都是新建的连体小别墅。

小警察将齐琳的手指按到指纹识别区,门打开。
门打开后,小警察点点头就走了。

怎么,和裴泽以前的别墅设计一模一样。
“怎么,十几年不见我们琳姐,连自己家也不认识了?”门口站着一个男人,给她拿了一双拖鞋后说到。
齐琳看向那个男人,嗬,果然娃娃脸经过岁月这把刀的摧残,没有什么变化。
“原来是史上最年轻的局长大人,怎么,嫌名字不好听,把姓也改了?”齐琳边换拖鞋边说到。

-----

齐琳在书房里,看完了所有的图纸,最后,将自己及肩的长发剪下,留在桌子上。
割发代首。

-----

国贸总裁收到一点风声,条子那边可能要查他们公司。
总裁有个养女被他安排了个身份扔到一所中专,只要接近那帮混混的头儿,时不时的告诉他,那个小流氓都在做什么就好。作为补偿,他会给她一笔数额可观的钱。
临走之前,总裁送给她一本《基督山伯爵》,坦言她破译了书中的高斯密码,那笔钱就是她的。

-----

齐琳改造第一年,裴泽从自己无名指上取下一块指骨,连同齐琳留下的头发,做成了一支毛笔,封在柜子里。
-----
黄河平被提拔为局长的当天,警员小费拎着一个袋子前来拜访。
袋子里是保存完好的一支毛笔。

=====
本篇完
依旧感谢差点被我烦死也依旧深爱我的
小费的激情客串
我们的神兽组终于不是清水了
可喜可贺

评论 ( 5 )
热度 ( 36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