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IF【小绣娘x小医生】

日常感谢老费的激情客串
------

宋秀华x扬帆
小医生在还不是小医生认识小绣娘之前,他的衣服都是自己缝或者麻烦宿管费大妈帮忙缝补。
小医生极少穿带花色的衣服,衬衫都是单色的,没有什么花饰,也从来不加什么装饰品。
某一天,小医生穿那件费妈缝补过的衬衫听课时,无意间发现衣服右袖口多了一片叶子。教室里的窗帘刚好露出一小块阳光,在阳光下,叶子隐隐泛着银光。小医生虽对多了片叶子有些不快也没有放在心上,做笔记写着写着,渐渐避开了阳光处,小医生无意中扫了一眼袖口,并没有看到那片叶子,小医生右手在那块阳光下移动着,看着叶子时隐时现,渐渐地,小医生穿那件衬衫时偏爱在靠窗有阳光的座位听课,时不时的分神看着那叶子。
某一天,小医生和费妈闲聊时提到了那件衬衫,费妈说是自家小侄女儿在她家做客时帮忙补的,自家小侄女儿技法很好的,是本市数一数二的绣娘的徒弟,小医生多问了几句,知道了小绣娘姓宋,还知道小绣娘比他小一岁,在“金缕阁”中当绣师。
小医生向费妈打听小绣娘什么时候休假,费妈说,每周周六休息,小医生托费妈帮忙联系小绣娘,想要请她看电影,费妈没有拒绝。
小医生和小绣娘就这么顺理成章理所应当的在一起了。
小医生的室友拿着衣服问他,不是不喜欢带花纹的衣服吗,怎么衣服上的花饰渐渐多了起来。
小医生从室友手上夺回衣服,慢慢铺平叠好,说:我只喜欢小绣娘绣上去的。
小医生的白大褂上也多了具有辨识度的绣品,当然都是绣的暗纹。

小医生周六多了诊断实验,小医生去绣院接小绣娘然后带着小绣娘坐在后排,将听诊器放在自己胸前让小绣娘听他的心跳,一双桃花眼看着波光粼粼的眸子,露出一口小白牙逗着小绣娘。
那年元旦,小绣娘跑到学校去找小医生,送给他一副人体骨骼图解绣品。
后来被小医生挂在书房好多年,这都是后话了。

小医生周六的课变成了外科手术学,严格控制着人数,小医生没法带着小绣娘上课,小绣娘只能待在宿舍楼里一边给他做衣服,一边等着小医生下课。
某一天小医生的同组女同学求小绣娘帮她上课,小医生给小绣娘找了一身手术服,给她买了一次性的口罩和手术帽,小医生这次上课任主刀,小绣娘是器械护士,小医生拉着小绣娘教她如何洗手。在巡回护士和麻醉师的帮助下带上手套,穿针引线难不倒小绣娘,俩人搭配起来十分和谐,一助、二助手下忙碌的同时不忘和麻醉巡回一起调侃小绣娘,一口一个嫂子好,叫的小绣娘手下一抖针差点扎了手,引得老师频频看向他们组。
小医生拿着手术刀的样子真好看,一刀划开皮肤,暴露出器官,铺好纱布,把胃取出,一步一步有条不紊,从开腹到关腹,小绣娘忘了自己引了多少根线,却记住了圆针角针一四七号线。
小医生实习期,医院给安排了宿舍,一人一间,小医生搬了一架绣台和书桌相对。
小绣娘出了徒,时间上比之前随意了许多,经常带着绣品住在小医生的宿舍,小医生看着书偷看她,她绣着绣品,偶尔抬头,相视一笑。

小医生因为成绩出众要去上海的医院进修,小绣娘趁机提了分手,小医生不解,小绣娘只说了句我们性格不合就走了,小医生前往上海的前一天去金缕阁找小绣娘,看到小绣娘和那家的大儿子相拥,大儿子帮她穿针,她笑意盈盈。

小医生再见到小绣娘时,小医生已经是心胸外科的主治医生。
彼时小绣娘从一场车祸昏迷中醒来,小医生从手术室中走出,看到了头上缠着纱布的小绣娘,站在一男两女的后面,面色苍白,她还是那么瘦弱。小医生摘下口罩告知病人已死亡,毫不意外的看到小绣娘脚下虚晃靠着墙一点一点的滑下,捂着心口无声的哭泣,旁边那个年岁较大的女人在责怪她什么,小医生没有细听,快步走开。
小绣娘在医院住了三天,小医生借着巡房在病房外看过几次。第三天下午,小医生再一次走到病房门口,发现小绣娘不在病房内,他找到负责小绣娘的护士,护士说,小绣娘办了出院手续。
小绣娘路过护士站遇到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儿,小绣娘从包里翻出一个棒棒糖逗小男孩儿,小男孩儿:阿姨,你喜欢荔枝味呀,我爸爸也喜欢荔枝味的。小绣娘笑了笑。小孩子吃着棒棒糖眼珠一转,阿姨我见过你,我爸爸经常站在你病房门前。小绣娘不解,你爸爸是谁啊,小男孩儿回答到,我爸爸是心胸外科的医生,叫扬帆。小绣娘笑着捏了捏小男孩儿的脸,又拿出一根,这根送给你爸爸,说完拎着包就走了。
小医生从护士站调来了小绣娘的病例,除却手腕扭伤和头部擦伤,既往病史那栏写着:先天性心包缺如或缺损。
楼梯间跑上来一个小男孩儿,向小医生炫耀着手里的棒棒糖,说有个阿姨送给他两根棒棒糖,他吃了一根,另一根是阿姨送给爸爸的。
小医生去找过小绣娘,小绣娘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遍寻不见。
直到小医生成了心外主任,小医生以为可能找不到小绣娘了,哪曾想,小绣娘晕厥在地铁口,被安检送到医院急诊。
偏巧,急诊科特别的忙,小医生被请来帮忙,就见到了昏迷中的小绣娘。
小医生和小绣娘,和好了。
不知道小医生对小绣娘说了什么,抑或是小绣娘厌倦了逃离的生活,总之,小绣娘搬进了小医生的家。
也见到了那个小男孩儿,小医生在孤儿院做志愿者时认识的孩子,因为和小绣娘有三分神似,就被他领养了。

小医生家里有一个房间,和当年小医生实习期的宿舍装潢一模一样。墙上除了挂着小绣娘当年送她的那副骨骼图,还印着几行字:
“Angel know you're trying to go
You don't know I love you so
Breaking down you're trying to go
I can't down to soul ”

小医生曾经去找过小绣娘的姑姑,也就是当年他们的宿管费大妈。费大妈说,在小医生进修前没多久,小绣娘就被查出来心包缺如,把她送进医院的正是那家大儿子,那家大儿子喜欢她很多年了。没几天小医生说医院让他去上海进修,小绣娘怕耽误了小医生,和小医生分了手。

小绣娘跟着小医生耳濡目染的学会了打单手结和双手结,分得清尺桡胫腓。小医生也不甘于人后,那一双近视不轻桃花眼终于分得清错针绣、乱针绣、网绣、满地绣、锁丝、纳丝……的不同之处,也是不容易。

费大妈,不,应该叫姑姑。小医生和小绣娘和好后的某一天,姑姑把小医生叫了过去,拿出了一个大盒子,小医生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两套大红嫁衣,一套是男式,一套是女式。费妈说,这两套衣服放在她那儿小十年了,小绣娘当年放在她这儿的,本来以为不会有打开的机会了,也是世事难料,没想到还有启封的一天。

话说,小医生某天喝醉酒回家,悄咪咪的开门进屋,刚摸到被子一角,屁股还没有接触到床,便被小绣娘一脚踹下了床,直接把小医生的酒劲儿给踹没了。
等到小医生揉着屁股起来,小绣娘已然打开台灯,一双眼睛圆溜溜的瞪着小医生,问到:几点了?
小医生一脸讨好:十二点四十五分。
小绣娘:你说你今晚回来?现在几号?
小医生:我错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小绣娘:你错在了哪里?
小医生:我错在了不该听别人挑唆,挑唆我那个人太坏了,他说晚回来一次没关系的,他经常晚回家。
小绣娘:那个人是谁?
小医生:王天风。我、裴泽、谢玉都是他挑唆的。
小绣娘:嗯?我怎么听明镜说的是,如果今晚不回来,那就永远也别回来了呢?齐琳说,如果裴泽今晚不回来,她就带着他儿子跑路,让他找不着她们娘俩。至于林静说的嘛,可以忽略不计了。
小医生一惊:你从哪儿听说的?
小绣娘:昨天的下午茶,我、林静、齐琳和明董事长在一处。
小医生:媳妇儿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要罚我怎么的都成,你别不理我就行!(内心os:媳妇儿都要跑了!真刺激!心疼裴泽一秒!)(另os:王天风你大爷的!)

与此同时,在某个别墅里,裴泽同小医生一样,一边哄着发动摩托车的自家小媳妇儿回家一边心中对某王姓男子强烈不满。

同时的同时,某王姓男子正在被自家小媳妇儿的家法“问候”着。
“跪下!”
“好的,媳妇儿你看我跪的标准不?”
“你长本事了!敢夜不归宿了?”
“我没…”
“啪”
“明家大小姐的脾气和力气都不减当年啊。”王天风莫名其妙的感慨了一句,意料之中又迎来一次暴击。
但老王,皮这一下,非常开心。
还有俩倒霉蛋陪着他呢。

同时的同时的同时,谢玉被林静揉捏着头部的穴位,“头还疼吗?”林静问到。
“还好,就是有些晕,被王天风那个小子灌了不少。”
“下次少喝点,伤肝。”
“好,都听你的。”
“一会喝点醒酒汤,早点睡吧。”

-----
英语来源:
丁可---《if》,非常喜欢的一首歌
-----
静妃我猜叫林静
就酱

-----
喝醉酒的男人们的家暴现场也是可以单开一篇了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15 )
热度 ( 44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