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Party 【风镜全员】part 2

让我们把视线切到厨房。

会做饭的男人切菜的时候是最帅的,齐琳觉得这句话十分有道理。她从身后环住了裴泽的腰,把脸埋在了裴泽的背上,裴泽停下手下动作怕不小心划伤了齐琳,手在围裙上蹭了蹭,握着齐琳的手轻轻带着她晃。
这个男人身上有好闻的沐浴露的味道,还有淡淡的烟草味,还有一点点刚刚染上的油烟味,令齐琳十分着迷。
“裴泽,会做饭的男人最帅,我好像更迷你一点点。”齐琳埋在衣服里声音闷闷的。
裴泽转过身搂着齐琳的肩,“琳琳,你家男人不止是做饭的时候帅。”露出一口大牙,炫白耀眼。
齐琳拍了裴泽一下,“没正形。”
有个人十分不合时宜的进来打破了二人温存的甜蜜,裴泽搂着齐琳看向站在厨房口的元安。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元安敲了敲腕上并不存在的手表,“我来厨房找找能食用的食物,我们家娘娘说,饿了。”
齐琳从冰箱里拿了一块巧克力,“这个可以吗?”
元安拿过巧克力,“可以可以,你们继续。”消失在厨房口,两秒后出现,“我们今晚,惊喜环节是在晚饭前还是晚饭后?”
“晚饭后。”
“好的。”
元安拿着巧克力消失在厨房口,齐琳拿过裴泽手里的刀,“你去二楼看看成成和盈盈醒了没,醒了就抱下来。一会儿你和元安、老王把帐篷支到外面,把小暖炉推出去,我们吃完晚饭去院子里制造惊喜。”

-----
客厅

元安和静静一人执白一人执黑对弈,镜镜和王天风坐在地毯上哄着两只奶包子。
王天风:“喜欢小孩子吗?喜欢就多住几天。”
明镜:“我还以为你要说喜欢就生呢。”
“我觉得采臣有句话说的很对,小孩子是年龄大的人生出来玩的,我们再过几年也不着急。”
“不着急吗?”明镜抬眼,“你连名字都想好了。”
“我想着玩的,名字早点想挺好的,总比叫元旦的好。”
明镜使劲打了王天风的肩膀,眼神示意静静那边听到会不开心,被diss的元安霸霸举着黑子久久没有落下,静静坐在对面等着元安落子。
元安霸霸举了三分钟后,某人十分欠嘴的说了一句:“你看元安,举了半天了,要不是眼睛睁着我以为他睡着了。”
静静抬手附在元安的手上,突如其来的触碰使得元安霸霸一激灵,黑子落,发散到各个星系的思维也光速收回,看向静静的眼眸中也透着歉意。
“下棋下久了费神思,静静这个时候不能这么劳累,”明镜起身,给静静倒了杯水,静静落下一子,“这盘你输了。”
明镜和王天风一人抱着一只奶包子看了眼棋盘,低头就棋盘局势说了几句。
元安低头看向棋盘,抿了抿嘴想要悔棋。
“不许悔棋。”静静说到。
“果然是天帝,丝毫没有破绽,”王天风适时的凑过来,“连下棋都是心怀天下,可惜这步棋下的太烂,白白浪费了大好河山。”
“元安,让林静和明镜聊会天儿,咱俩杀一盘怎么样?”
元安视线还落在棋盘,没有搭理老王。
王天风也没在意,转身把手里那只奶包子放到地毯上,看了眼手表,指针指向五点。
“我让小费送的气球怎么还没到。”老王话音刚落,大门的门铃响了。
小费栓着一身气球一路疾奔,从大门跑到门口,“老板老板老板!您要的气球!”
“嫂子好,我是小费,老板让我来送气球。”小费见到明镜后十分快速的介绍了自己。
“把气球送进来。”王天风吩咐。
“好的老板。”
小费将几个装着气球的箱子放在墙边,“老板,任务完成。”
“行,你可以回家了。”
明镜在旁边,“你不留人家过节啊。”
“那行,你留下来看孩子吧,我们几个也可以安心聚会。”
“正好不用看孩子。”老王在明镜耳边说到。
老板我可以拒绝吗?老板我听到你说的悄悄话了…
老板压榨实习生是没有良心的…
王天风看向小费,“你要留下来吗?”
“老板,圣诞快乐,阖家幸福,元旦快乐,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嫂子再见!”小费飞快的跑出门,留在小费还差两步就要跑出裴家大门时,手机响了,某人带磁性的声音响遍耳彻,“你现在开车去电影院接两个人,电影八点散场。顺便把这俩人送过来,我给你放三天假。”
“老板,”听到前半句,小费是拒绝的,一听老板给三天假,果断改口,“好的老板。”
“你接到那俩人,快到别墅时,给我打个电话。”说完便挂了。

幸好裴泽家客厅足够大,不然还没法处理这一地的气球。
没错,就在王天风打电话的时候,元安十分无聊十分手快的把气球从箱子里倒了出来,成功的把自家小娘子、别人家的小娘子、以及别人家奶包子淹没在气球里。
偏偏他还在那儿拿气球逗奶包子,老王忍住想把他一脚踹进气球里的心思,淡定淡定,气球是无辜的。
这是脱光光的打击报复!
他不就嘲笑元安起名难听吗!的确难听!
-----
元安在布置院子的时候,忍不住的感慨,还是以前好,没有那么多形式,现在的大学生太注重形式了。
想当年,他可是直接就把住在隔壁那条街的年方十六的静静抱回家…做了他的小娘子了,这叫近水楼台。
裴泽在一旁表示认同,自家小娘子还是个小萝莉时就跟他到处跑了,如果想要咨询萝莉养成经验可以问他。
王天风作为唯一一个经历过异地恋+异国恋的新时代男子,对两个土老帽表示轻蔑,想当年,他可是花了大力气才把镜镜骗到手的好吗!
为了追求完美继承并发展自家企业由富二代变成富一代的明家大小姐,老王同志熬的都快脱发了,好不容易熬完了异地恋,结果自己被公费留学,异地恋变成了异国恋,好不容易盼来了明家的人,结果那个倒霉弟弟和自己做邻居,在外人面前绝对的好好公子,关上门就跟精神分裂似得,以至于他觉得可能是如来佛没有成功把猴子压在山下,让这货跑出来了。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几多风雨。
总而言之,老王是一个把所有追女友的方法全都实践过的人。最终的最终,终于抱得美人归。
感谢国家给他机会。

-----

依旧是写着玩的
小费这位大佬要求给自己加戏

-----

120道简答题,作为五道填空题出现在试卷上,我已无欲无求,心如死水。

评论 ( 5 )
热度 ( 16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