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红妆 【元安x林静】

咳,我们采访一下元安是如何推倒静静的?
????
这需要采访?

-----

费记者:作案时间?
元安:话说,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正常。
费记者在小本本上记下:某天夜晚。
费记者:作案地点?
元安捋了捋胡子,手指在桌子上扣了几下,说:别看宫殿那么多,还是她的住处最好。
费记者写下:芷萝宫。
费记者:事件起因。
元安:我喝了凉茶有些受凉,后来发热了。
费记者写到:感冒发烧。
费记者:经过。
元安摸了摸鼻子,有些腼腆的说到:这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那天,我去了芷萝宫,因为我受凉发热,她医术很好,还没感受过她针灸推拿的手法,我想感受一下。
发热是真难受啊,那天我感觉自己到芷萝宫的时候基本跟个火龙一样,喷出来的都是热气。静静把我扶到榻上,手敷在我的额头上,凉凉的,心上的那一团火也没那么热了,很舒服的。她抓好药安排侍女煎药,我靠在床上看着她忙碌,明明头疼的厉害,偏偏视线舍不得离开她。她又回来给我揉太阳穴,我靠在她的腿上,她指肚微凉,只有那一点凉,很快就被我的温度所替代,揉着揉着我就睡着了。过了一阵,她把我摇醒,喂我喝完药后,我又睡了。
费记者:能透露一下喂药过程吗?
元安咳了一下,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她不让我上手,她一勺一勺喂我,她舀起一勺放在嘴边吹凉,我就趁此机会,扑上去喝了一口,把我烫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勺子里的药我喝了点,剩下的洒她衣服上了,勺子撞在她下巴上。皮这一下,我很开心。很快,我就收到了一份大礼--旋转式按摩大腿内侧。疼痛指数一颗星。我乖乖的等着静静喂我下一勺,静静又舀了一勺吹了吹,等到温度差不多了,送入自己口中,而后唇敷在我唇上,把药渡到我口中,我被她这波操作惊的大脑停转,她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待我反应过来想要加深这个吻时,她又离开了我的唇,问我,这样满意了吗?我点了点头,她又舀了一勺放入口中,再次敷到我的唇上。
元安顿了顿,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接着说到:她又问:是打算这么喂药还是自己喝?我当然选自己喝啊,这种甜蜜的接触多点挺好,但是太磨人了,每每我想更进一步总被她推开,然后一本正经喂你下一口,还不如我自己喝呢。
元安掬一把老泪。
费记者:给你纸。
元安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接着坦白:我喝了药以后,在静静的安排下,睡了一觉,等我醒来天已经黑了,顺便在她那儿吃了晚饭,晚饭是清粥小菜,特别好消化。吃完饭后,我精神也好了很多,头也没有那么疼了,就和静静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她问我怎么突然就发热了,我承认自己前一晚用了凉茶,但我坚决不承认又去院子里冻了大半宿,终于才把自己折腾发热的。她说我身体挺虚的,男人啊,怎么能让自己家小娘子说体虚?我就说不虚,现在让我去翻墙都可以。她偏偏说我体虚,要好好养着。我为了证明自己不虚,就付诸于行动上。
费记者:她对这事没怀疑过?
元安:没有。用不用我把过程说一下?
费记者:打扰您了,不吃狗粮,晚安。

静静事后评价:乍看操作猛如虎,实则智伤二百五。

特约记者费费为您发回报道,没工资,没奖金,早点睡吧。
-------

扯个皮…
放假前的挣扎…
还有三天就放假了…
啊…我苦逼的大学生活终于
还有一年半就画句号了…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