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似是故人来 Part 1

五月某天下午,导演赵照携新剧《穿靴子的猫》的男女主王天风和明镜出席活动后接受媒体的采访。

记者:“导演能透露一下目前电视剧筹备到什么阶段了吗?”

赵照:“我们男女主已经定下来了,其他角色也是从各公司的新人里面挑选,演员角色试镜是在四月末开始,持续到五月中旬,不出意外的话,五月末角色敲定六月开始拍定妆照和剧本研读。”

记者:“导演一贯喜欢用一些戏龄长演技更成熟的演员,这次为什么把眼光投向了更年轻的演员,除了男女主有几部作品,听闻新人基本都没有演戏经历。”

赵照:“我给《穿靴子的猫》的定义是成长,这是一个有关成长的故事,你会发现,这里每个人都在成长,和父母、和朋友、和爱人,都是不同的方面,包括我们的家长,他们也在成长。成熟有成熟的好处,青涩有青涩的优点。我们的演员也是从新人走过来的,他们也在成长,不是说天生就会演戏的。”

记者把矛头指向王天风和明镜:“王天风和明镜是第一次见面吗?”

明镜:“额,不是第一次见面,我们几年前一起拍过广告的。”

王天风:“嗯,我的第一个广告代言就是和明镜合作的。”

记者:“不是第一次见面就好办了,你们俩一起拍过广告,那肯定比第一次合作更合拍。”

一时间陷入沉默,气氛有些微妙。

王天风:“我和明镜第一次合作,那时候我刚成为演员,还是个愣头青,什么都不太懂。明镜那时候已经出道两年了,别看她年龄小,她可是我的前辈。”

明镜:“前辈?你居然管我叫你的前辈,天哪!”

明镜扑哧的笑出声,打破了现场微微有些尴尬的气氛。

“对啊,你出道比我早两年,可不就是我的前辈吗?”王天风看向明镜。

“我出道以来一直都是最小,今天竟然有人管我叫前辈,这太有意思了。”明镜一边笑一边对着王天风说,“再叫声前辈听听。”

“我比你大两岁,我为什么要管你叫前辈?”王天风笑着反问。

“可是我比你出道早啊,来来来,叫声前辈,前辈开心了给你糖吃。”明镜逗王天风。

“不叫,我比你大两岁,你得叫我哥哥。”

“好呀,天风哥哥。”

二人闹了几句停了下来,继续接受媒体的采访。

记者:“刚才提到了第一部电视剧,那我们媒体朋友想问一下王天风,听闻之前拍摄《蓝灯》后的第二年出了车祸,现在脖子上还有一道疤痕,你不觉得这道疤会影响你在屏幕前的形象吗?”

王天风:“我很感谢这道疤,它的存在时刻提醒着我曾经离死神的距离是那么的近,也提醒我要珍惜当下。”

记者:“听闻当年车祸你的好友也在车上?”

“我有一个多年的好友,在我刚出道那会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对于他的离去我很抱歉,我朋友的离去和那场车祸,不仅在脖子上给我留了一道疤,在我的心里也留了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王天风情绪有些低落,不复刚才的笑意,低头揪了揪衣服上的毛毛。

记者:“说到车祸,之前报道明镜也曾出过车祸,是在《糖果屋》拍摄过程中,对吧?”

明镜:“是的,伤到了颈椎。”

记者:“那你们对于车祸这件事应该会有共同话题,都经历过车祸,都受了伤。”

明镜神情有些僵硬,不知道如何接下句。

见惯了大场面的赵照也没法接话。

“相似的人生经历和合作经验会让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的。”明镜看了一眼王天风后飞快的说到。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王天风补充道。

记者依旧不死心的问:“听闻拍《龙骑士》时,与同剧女搭档何堏夕传出绯闻,是因为何堏夕与你的初恋女友长得很像吗?”

王天风:“我的初恋女友是我的大学同学,何堏夕是我上一部剧的女搭档,二人都是我的朋友,你以长相方面将二人相比较,我觉得这对她们不够尊重。”

记者:“你是故意回避有关何堏夕的问题吗?是不是真如外界传说的,你与何堏夕有过暧昧?”

王天风:“如果我有心怡的对象,我会通知媒体朋友的。我和我的搭档们都是很好的朋友,我们戏内和戏外的感情分的很清楚。”

记者话题转向明镜,“之前赵姜恩在节目里提到,说他的母亲很希望你做她的儿媳妇,你和赵姜恩是什么关系?是情侣关系吗?”

明镜:“赵姜恩是我在拍摄《糖果屋》时的合作伙伴,在电视剧中扮演和我同一公司的夏宥、陆离的师哥,我们是一个team,我很开心能得到伯母的厚爱。正如刚才天风哥哥所说的话,我们戏内戏外的感情要分清,我们在戏内可能是一对情侣,在戏外我们都是朋友。”

记者:“请你们对对方的角色做个简单的介绍。”

王天风:“沈妤泺是一个很执着很善良的女孩子,她身上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她对她的生活是不满意的,她想要挣脱束缚在她身上的条条框框但是又有些不得不屈服于现实。”

明镜:“李淄轶呢,有点像是纨绔子弟又有点痞,随着接触的多了会发现他的坏他的痞都是包裹着他内心的外壳,他就像一只蜗牛,真正走到他内心你会发现这个人的心柔软的很。他看上去什么都有,可你就是会无端端为他感到难过。”

记者:“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想让导演用一句话概括李淄轶与沈妤泺的感情。”

赵照:“我要傍近你,方不至于难过。”

-----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