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似是故人来 Part 3

六月,《CUE》杂志作为《穿靴子的猫》定妆照的拍摄方,为明镜与王天风设计了几套衣服。本次定妆照将作为五周年特刊的内刊发行,《美好的一天》的第一期播出本次拍摄花絮。

将要拍摄的概念依旧是老生常谈的“Angel-Devil”,王天风与明镜各有三套服装要拍摄。 

一般艺人都是一人一个休息室的,那天东区的拍摄棚里《CUE》工作人员格外的多,全都赶五周年特刊的进度。各个楼层的休息室基本占满了,拍摄导演开了特例,将王天风与明镜安排在一个休息室,门口牌子上写上了王天风与明镜的名字。 

此次拍摄概念的提出者,是刚刚在国外拿奖的新锐摄像师安嘉树。《CUE》杂志社编辑组大大小小跑了全省,终于买到了满足摄像师要求的布料,又提前一个月联系王天风与明镜邀请测量尺码。 

所幸,休息室虽然是一个,但更衣室是有很多间,小七和小胖以及杂志社助理拿着所需更换的服装带着二人去了两个相反方向的更衣室,且中间放了一扇屏风来避嫌。

先拍摄王天风部分。 

明镜的第一套服装是一身长裙,衣料很轻很薄,但丝毫不会露出重要部分,有些魅惑又格外的清纯,让人不忍亵渎。 

王天风是双色长衫,浅色款上面用以暗纹绣制各样花纹;深色款有着偏墨蓝的厚重感,用金银线混着绣出流云图纹。 

妆化好后开始拍摄。 

误入凡尘的少女,遇到了双生子,哥哥黑暗,弟弟善良。 

理所当然,少女选择了善良的弟弟。 

哥哥站在阴影处,看着弟弟与心爱的女孩子牵手打闹,只留下一个背影。

这一版很简单,拍摄的非常快,王天风与明镜补拍了个人镜头,这一拍就拍到了中午。 

王天风提议中午由他请全体staff吃饭,地点随便选,小胖拿着王天风的卡吆喝着staff们,staff们准备好下午要拍摄的服装跟着小胖先下楼,王天风需要换装随后下楼。

化妆师陆清桥在明镜脸上忙活着,王天风换好衣服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时不时的抬头看明镜一眼。

陆清桥不经意扫了一眼王天风,被他的视线所在吓了一跳,手下难免失了力度,在明镜的眼角留下了一道划痕,新鲜的血液跳跃着想要释放,已经有了一点点的血渗出,明镜不察,只是觉得有一丝丝凉意,陆清桥大惊,毁了艺人的脸可是行业大忌,还不知道会不会留疤,急急忙忙的向明镜道歉,明镜摆了摆手表示并没有在意。 

沙发上的王天风在陆清桥道歉的时候,早已打开医护箱,拿着棉棒沾了酒精就要上手,小七见状接过,明镜感谢了王天风的热心,王天风后退了一步,示意小七赶紧照顾明镜,自己在一旁看着。 处理完伤口后,陆清桥还要给明镜补妆,李淄轶说:“小桥,小胖他们在楼下等着你们呢,去和他们玩吧。”陆清桥因为自己的失误十分愧疚,听了王天风的安排一声不语的往外走。明镜看到了陆清桥脸上的表情,担心她胡思乱想,说到:“七七,你和桥桥一起去吧,我还不是很饿。”小七如何不懂明镜的心思,上去搂了陆清桥的肩,带着点男孩子气,说着一会去了饭店要怎么宰小胖等等。 

原来的化妆师炒了明镜的鱿鱼跳了槽,把明镜闪了一下。陆清桥原本是王天风身边的化妆师,发布会前后跟在了明镜的身边。

休息室里只剩王天风和明镜两个人。 

王天风:“没事吧。”语指那道划痕。 

明镜对着镜子照了照,“没事。” 

“别化妆了,养一养吧。” 

“下午还有拍摄,没有多大,抹点遮瑕就好。”明镜拿起桌上那盒遮瑕,王天风夺了过去,“中午先别抹了,在我看来你很美。” 

猝不及防的情话。 

明镜顿了顿。 

对于男女情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明镜还是一张白纸,王天风在学校谈过一场恋爱,后来他在国内发展,女孩子跟着家里去了国外,但都是十几岁的事了。 

两个没有恋爱经验的人,说情话都是学台词或者粉丝表白。 

挺可爱的。 


明镜拍摄部分,不同于王天风的设计。 

如果说王天风部分的主题是中国风元素,那明镜的则是古风与流行的完美混合,好比古典音乐与摇滚的激烈碰撞。 

要说设计师不愧是大家,拍摄的六套衣服各有特点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张扬又低调。 

王天风换上了第三身长衫,正面以浓墨色加金色晕染出大片山川,以淡墨勾勒出江流,以清墨铺盖天空。外拢一层背纱,长度直达脚踝,以焦墨予松鹤几只;从腰际处白色渐变至摆尾的墨黑色,与脚下的一双布靴相应和。 

明镜的裙上金银线暗纹绣以百花,胸前束胸洛阳牡丹盛放国色天香,小衣中心是近透明的白,由黄色勾勒收边,小衣上唯有几点简单花饰点缀,不使其突兀。与小衣衔接的是黄色腰带,裙上除却百花暗纹,还有信笔勾勒的几处墨痕。 

同王天风一样,明镜也有一件白纱衣,而她的白纱衣从腰际处到摆尾渐变为蓝色,背部与两袖画着一副水乡独有的小桥流水人家。 

另一件衣服与这件无太大差别,束胸以黄黑线混着金线绣着墨菊,蓝色收边,小衣绣出不同样式不同开放状态的菊花。两袖绣了大片大片的红菊,极其妖冶,与胸前墨菊反差极大。 

因着本次拍摄的特殊,面妆的难度也是大大升高,陆清桥只能勉强维持沈妤潼第一个造型所需的半面妆。《CUE》请来了外援-首席化妆师Asher、丁绯霏的化妆师May,Blue公司的设计师韩祺语共同完成。 

下午拍摄的场地在西区影视城的一个内景棚子,离东区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衣服已经提前送到棚子里,待午餐结束后赶往西区。

王天风与明镜各占了棚子里最大的休息室,陆清桥与杂志社staff负责王天风的面部修饰工作。 

明镜则需要在着牡丹装前在肩部画上凤尾牡丹,而拍摄金英装时需要将凤尾牡丹尽数洗去,换成玄鸟图腾。 

为了达到那种突破和反差,所有的绘制都需要用正红和金色颜料,极其费时耗力。 

明镜身着牡丹装,侧身纱衣半褪,露出姣好的肩部,坐在青石台上,笼在烟雾缭绕里。远处的树下,王天风靠着树,身旁的明镜半拢金英装,露出大片的后背,轻点王天风的下巴,说到:“你若丢了我,再娶了别的妖精,我便将你的心剖开暴晒,让你极尽痛苦的死去。”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