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似是故人来 Part 4

七月,电视剧正式开机。

元安名下的别墅、齐琳的酒吧、宋秀华的小院子、明家咖啡厅、林静就职的医院、宁采臣和聂小倩的学校等处,经过商议后,皆作为电视剧拍摄地点。

第一天开拍,拍了三场戏。

第一场戏在元安名下一处别墅的餐厅里拍摄。

王天风坐在餐桌前吃晚饭,厨房与餐厅隔了一道门,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

明镜从后门进入厨房,关了灯,又离开。王天风听到动静,站起身碰翻了筷子,拉开门厨房里一闪而过的身影刚好消失的一场戏。

明镜只需要拍摄手臂和背影,所以非常快就拍完,站在导演身边看回放。

拍王天风吃饭的戏,第一条远镜头很完美的过了,第二条拍近景也没问题,第三条拍特写时,镜头捕捉到王天风鬓角的细密汗珠,导演喊了cut后补妆再拍,第三条第二遍还是有汗,为了效果,导演在镜头捕捉不到的地方放了俩风扇对着吹,第三遍勉勉强强,第四遍王天风的眉毛微微皱了皱,很好的被他安排在了戏里掩饰了过去,终于在第四遍过了。

明镜在监视器前看王天风演戏,接过工作人员送来的冰水,又看了眼监视器,刚好看到王天风皱眉。天气太热,室内工作人员又多,导演安排休息十分钟,接着拍第四条。

明镜拿着冰水,走到休息区,把水递给助理,陆清桥在旁边边给她补妆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补好了妆,小七递过冰水,陆清桥提醒明镜少喝冰水,仔细伤了胃。又多嘴说了一句,之前王天风就是拍第二部戏时在剧组生冷不忌的熬坏了胃,稍微有一点刺激都闹胃病。

明镜听及此,放下了手中的冰水,看向远处坐在椅子上假寐的王天风若有所思。

第四条一气呵成。

第二场戏地点在宋秀华的小院子,拍久别重逢的戏。

第一条是一组长镜头,明镜在厨房里煮咖啡,电话铃响。

提示音:“您好,我现在不在,有事请留言。”

“亲爱的,是我,在干嘛,很忙吗,最近天气变凉了,你要注意保暖。你的胃不好要按时吃饭,少吃生冷的食物。听到留言给我打电话,我现在在你家门口。”

“嘟...嘟...嘟...”提示电话挂断,明镜看着电话的方向,眼里蕴满了泪水。

第二条,是王天风站在院子里打电话。

“亲爱的,是我,在干嘛,很忙吗,最近天气变凉了,你要注意保暖。你的胃不好要按时吃饭,少吃生冷的食物。听到了留言给我打电话,我现在在你家门口。”

补完特写后,拍摄第三条。

王天风站在院子里,背对着房门的方向,目光深沉。

明镜打开房门。

王天风听到声音后回头。

“别来无恙。”

第三场戏是在车里。

王天风接过道具组准备的结婚证,扫了一眼上面的日期,又看了空白的照片处,抬手挠了挠眉心,回到车里,递给身边看剧本的明镜一本结婚证。

明镜打开结婚证,有些茫然的看向王天风。

王天风解释,“剧本里是这么写的,沈妤泺比李淄轶大几个月,这么算呢我比较小,所以这上面用的我的生日。”

“噢,之前也问过我,不知道要干嘛。原来是要用作结婚证啊。”

“你看这个领证日期刚好是在我二十八岁那年的生日。”

“准备拍摄!”

明镜趁着导演不注意飞快的说了一句:“那我到时候送你生日礼物。”

“好。”

王天风把“结婚证”放进外套的里兜里,外套顺手扔在后座。

-

李淄轶:“我带你去个地方。”

沈妤泺:“去哪里?”

李淄轶没有回答,只是发动车子,踩油门。

沈妤泺看向李淄轶,发现他没有回答的意向,也低着头不再说话。

沈妤泺时不时的看向李淄轶,李淄轶都没有给他一个眼神,只是一味的直视前方。

-

“好,cut!”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