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图文不符,纯粹因为图太逗了】

写个小段儿

欧阳懿与葛美霞的乡村爱情故事

关于“开锅”

欧阳懿和葛美霞的正式恋爱时期

葛美霞盘腿坐在炕上缝被子,欧阳懿靠在窗边翻着手里的书,灶上是新蒸的馍馍。
挂钟“铛铛铛”的敲了三下,葛美霞抬头看了眼时间手下不停,“欧阳,去看看开锅没。”
欧阳懿的视线从书页脱离开,看向葛美霞点了点头,直起身去了厨房,在巴掌大的厨房里转悠了好几圈,又转回屋子,“什么是开锅?”
葛美霞险些扎了手,“你不知道?那你去厨房干嘛了?”
欧阳懿靠着门框挠了挠头,“我看了一圈,也没看到你说的那个什么开锅。”
葛美霞放下活计,穿了鞋下了厨房,灶上的蒸锅刚好在热情的散发热气。
“看看,这个就叫开锅,就是冒热气了,熟了可以吃了。居然连这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葛美霞指着蒸汽说到。
“君子远庖厨!”欧阳懿昂着脖子,像只高傲的大鹅,“书上说的!”
“是是是,书还讲说千钟粟,书里什么都讲,就是不讲开锅。”葛美霞故意揶揄欧阳懿。
眼看着欧阳懿的脸慢慢的涨成红色,葛美霞也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继续缝被子,“从前都是阿姐做饭的,阿姐嫁人后我和爹就来了村子。平时都是去村长家吃。后来…后来…大家都吃不起饭,更不用做了。”
“白菜根儿好吃吗?”葛美霞忍着笑问到。
欧阳懿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她在笑他当年和费家六小子因为一块白菜根儿打架打得鼻青脸肿的轰动了村子。
“挺甜的,就是泥有点多。”欧阳懿揉了揉鼻子。
笑话,他欧阳懿怎么的也不能输给一个十岁刚出头的孩子,白菜根真的挺甜的。
欧阳懿有些得意的拿起茶缸喝水,水碰到舌头那刻才反应过来这他喵的是开水!水和舌头打了个招呼后愉快的喷到了地上,欧阳懿吐舌扇了扇风挤出一个看似十分自然实则十分尴尬的笑。
葛美霞看着欧阳懿的囧样趴在炕上笑的肚子直疼。
----

评论 ( 12 )
热度 ( 5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