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乡村爱情【葛美霞x欧阳懿】试水篇

哈哈哈哈不知道起个什么名就这样吧
文艺青年x霸道村花
霸道村花人设应该是可爱滴八翠哈哈哈哈哈十里八村知名扛把子八翠真的可爱的不要不要的但是八翠名字太乡土了(呵,葛美霞就不乡土了吗?  )
-----

话说葛美霞同学,刚会走那会还是个丫头样儿,打三岁就趁着她爷爷午睡把她爷爷的胡子给点了;四岁在猪尾巴上拴上鞭炮,猪跳圈把草垛子点了,烧了半个牛棚;五岁牵牛被牛踩了脚,瘸了小半月,就是苦了看家的大黄了,那小半月大黄理解了人类口中的"春天到了",别看美霞腿脚可能不太方便,但是胜在速度快续航长跟个电动小马达似得,鸡鸭鹅连着跑了小半月愣是没下一个蛋;六岁起就跟长在牛背上似得,天天往牛背上爬,骑着牛牵着狗在村里晃;葛老爹掬一把纵横的青年泪,他以为自己就够浑的了,他爹把他养大不容易,终于体会到什么叫长江后浪拍死前浪了,盼望着盼望着,他家闺女终于十岁了。
呵,如果不是美霞两岁时抓鱼被鱼尾巴拍了脸,她家负责的鱼塘里的鱼怕是剩不下几条了。
葛美霞她爹有时候在家里挠头,刚出生那会不哭不闹的孩子,怎么没看出来性格野的就不像个丫头呢,这要是个小子,上房揭瓦也情有可原,自家小子都不如她十分之一随谁呢。
挠着挠着,葛老爹的发量以可见的速度减少。终于在一个夏天,给村里挠来了个新男老师,带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她爹喜出望外,终于可以用"文化人"的力量制服葛美霞了。
结果,村霸美霞带着一帮拖着鼻涕的泥崽子在村口把男老师给围堵了。连带着村长和支书,全都没逃得了她们的"热情"泼水,幸好是夏天,衣服干得快,葛美霞如果没被她爹锤得在炕上窝了两天,这应该是一次十分完美的欢迎会。呵,总策划人还是她弟弟,当然,不坑弟弟也不是葛美霞的生活方式,于是乎,她倒霉弟弟也陪她在床上窝了半天。

欧阳懿走在村长后面,猝不及防的一桶水浇了下来,感谢村长吸引了大部分火力,当然村长一边道歉一边炸毛挺有意思的,良好的家教使他不能笑出声,他抿了抿嘴把笑意压了下去,恢复了面无表情。
"我们村儿的孩子们都特别皮,欧阳老师多费心严加管教,庄户人家的孩子皮实着呢抗打。"村长头发上滴着水,标准的八颗牙泛着黄,向欧阳懿——他爸解释着。
"没事,没事,孩子们淘一点挺好的,孩子们都挺聪明的。"欧阳懿他爸抹了抹脸上的水。
"对对对,我们村儿的娃子都可聪明了。"村长附和。在心里希望葛老爹锤的狠一点,好不容易来了个老师,这要是把老师吓跑了,他就…算了,他也管不了老葛家的野丫头,村长压了压帽子,挡了挡后脑勺狗啃似得头发。

村长也是个识文断字儿的,号召各家出了点钱在村子里起了个小学校,平时也就葛家老太爷教孩子们念几句诗学几个字,总不能大字不识不是。追鸭子逗狗洗衣缝补做饭写字背诗顺口溜无一不精的葛美霞在学校里呆了一个月,葛家老太爷绕着后山追了一个月,想他葛大军也是个壮劳力,怎么的追自家孩子还不是手拿把掐的嘛。结果他一个跟头摔苞米地里骨头差点散了架,在床上哼哼唧唧的躺了一个礼拜,后山差点被这拨崽子们给踩秃了。
听说村里新来了个男老师,葛老太爷吧嗒吧嗒抽了一杆烟,烧壶水逮了只鸡杀鸡褪毛收拾内脏清洗干净炖好了送到了男老师家,希望他能挺过自家孙女的"热情"。

泥猴们按认字的多少被分成了两部分。小鼻涕鬼儿们被安排在下午上学,稍微大的被安排在上午上学,想学识字的大人也可以来学习,这样稍微大的孩子上完课后还可以帮家里干活,两全其美。
葛美霞自然是上午上学的那一拨,在被她爹多次手头警告后当了一上午的乖宝宝。别说,欧阳老师讲课可比她爷爷掉书袋有意思多了。
某天午后,葛美霞想起她弟弟对小欧阳上课的描述,难得拒绝了小伙伴们去河边洗澡抓鱼的邀请,跑到小学校的窗前,想看看小欧阳老师如何管住那帮以她倒霉弟弟为首的鼻涕鬼儿们。
水洗村长的时候,他在后面笑的见牙不见眼又光速变成面瘫,别以为她没看到。她倒要看看这个两面虎的真面目。

平日里跟着葛美霞屁股后面满村跑的鼻涕鬼儿们在学《江南》,摇头晃脑的念着: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葛美霞拄着下巴,跟着小豆丁们一同默念着《江南》。讲台上留着一头短发露出一口小白牙的是欧阳老师的儿子,小欧阳老师——欧阳懿。
欧阳懿自然注意到了窗户那里,来村里的第一天就帮他"解暑"的那个丫头片子,别以为她跑得快他就没看到她那鸡窝似得头发,他只不过不跟她计较罢了,哼。
"教室里有些闷,咱们把窗户打开通通风,"欧阳懿在讲台上提了一句,别看才上了没几节课,欧阳懿却格外的得孩子们的心。葛美霞慌乱中躲在了窗户下,听着欧阳懿接着说道,"刚才窗户外面好像有只老鼠跑过去了,你们看到了吗?"靠门的几个孩子好信儿就想出去看看,葛美霞蹲在墙边偷溜不成,被"出门看看"的欧阳懿抓了个现行。欧阳懿蹲在葛美霞面前,也不说话就瞪着一双桃花眼冲着她笑,直把葛美霞闹的脸也红了手心也出汗了,想她葛美霞长到一十岁什么时候被别人调笑过,老鹰捕蛇让蛇给缠了脚,也是头一遭。
"你在窗外偷听什么?"欧阳懿的声音刚好能让葛美霞听到。
"谁偷听了?我明明是看我弟弟的。"葛美霞脸微红反驳道,余光扫了一眼窗户里,没人看到她便放下了心。
"哦,是吗?你在窗外站了好一会儿了,可不像是看弟弟的样子。"
"我…多看一会儿不行吗!"葛美霞声音不似刚才那般有底气。
"现在是稍微大一点的孩子在学诗,识字班还得好一会儿才上课,我给你搬张凳子等吧。"
瞧瞧,欧阳懿俨然是把葛美霞当成不识字的傻大妞了。
葛美霞拿块石头在地上写了"葛美霞"三个字,歪了歪头,"我的名字。"

某天,葛美霞又一次出现在窗口拄着下巴听欧阳懿教小豆丁们识字,只不过出师不利被隔壁费家六小子拿弹弓砸中了鼻子。欧阳问他为什么拿弹弓打人,费家六小子说,以为是许久不出现的耗子又出来闹了。欧阳懿被噎了一下也不好再说什么,摸了摸鼻子压住了笑意。

看不出来,欧阳懿平时还随身带个手绢,葛美霞仰着头捂着鼻子心里想着。
六小子,你给我等着。

事后,费家六小子被葛美霞拿着擀面杖追着跑了两里多地,最后实在跑不动了在苞米地躲到天黑才敢回家,身上被苞米叶子剌的都是血道子也不敢说。

----
试个水
有人吃再更

评论 ( 10 )
热度 ( 44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