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如果明镜是军统一枝花(1)

恶搞产物

ooc 严重

和费老师扯闲篇扯出来的脑洞

————————————————

又名王天风的家暴史

终于可以写镜风啦哈哈哈哈哈

————————————————

明镜——军统一枝花-代号钩吻,自十三岁接受特殊的训教,精通英文、法文、西班牙文,柔道黑带五段、空手道黑段,马术、枪术等,执行任务从未失过手。

王天风——早年戏子,现任王氏集团董事长

明楼——《明报》报社社长

明诚——记者、司机、三流画家

明台——上小学第二天就被王天风扔到戏班学戏的倒霉孩子

郭骑云——戏班班主

于曼丽——艺名锦瑟,有点小名气

汪曼春——情报不通的情报处处长

————————

一、

“大哥,不好了,明台在学校被人劫走了。”明诚慌慌张张地跑进社长办公室。明楼听得消息惊得拍桌子,“胡闹,一个大活人怎么会说劫走就劫走!去打听打听,是谁做的。”

“大哥,不用打听了,是王董事长。”明诚如实说。

“什么王董事长?”

“还有哪个王董事长,还不就是那一位。"明诚撇了撇嘴。

明楼方才还八丈高的怒气值瞬间熄了一半。

“阿、阿诚啊,大姐出去执行任务几天了?”

“不出意外地话,大概这周末就回来了。”

明诚翻了翻记事本。

“那还来得及,你去写个稿子就说王氏集团董事长在烟花间买酒寻欢。不,我亲自写!”

二、家宴

半月后,明家一月一次的家宴,明台带回来一个女同学,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特招人儿稀罕。

“大姐,这是我同学,叫于曼丽。”明台按照王天风教的话复述。

“看起来是个好孩子,我们明台淘气的很,如果他欺负你,你就告诉姐姐,姐姐帮你收拾他。”

“姐,明台最近没有调皮。”明台撒娇。

“你看看你,又黑了不少,准是天天出去疯跑,看看人家曼丽白白净净多招人爱。"

明楼和明诚听到明镜的前半句话一惊,明楼赶忙把自家大姐推坐沙发上。

“大姐,哪有在门口待客不让人坐下喝茶的道理,阿诚啊,拿几样点心让俩孩子人垫垫肚子,吃完让他们出去玩。” 

“快到饭点儿了吃什么点心,一会儿又要湖着不吃饭。”明镜反对。

“那就不吃了,带他俩后院玩去。”明楼用眼神示意明诚拉着明台和于曼丽闪人。

不多时,“不速之客”登场,离得大老远就听阿香脆生生的喊“大姑爷”,明楼嘀咕了一句,“还没结婚呢叫什么大姑爷”,果不其然地挨了一个爆栗,明楼果断闪到书房。

我且让你得意一会儿, 等吃饭后我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明楼想。

“大姐,这是你不在家这段时间的报纸你要不要看?”明楼一反常态的拿出厚厚一摞报纸,特意把“王董事长的风流韵事”压在第一张报纸下,明镜只要打开报纸就会看到。

“大姐,上次你说报社的报纸质量不高,最近的都是我和大哥写的,你看看还有哪里需要改进。”

“你们俩怎么奇奇怪怪的,好好的非得要我看什么报纸,这报纸有…”明镜翻开报纸,“什么好看的…”几个字变得无声。明镜视线快速移动,大略扫了一遍内容。

“先吃饭吧。”明镜合上报纸。

“吃饭好,吃饭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个吃饭啊可是大有学问,就说这个筷子它也是有讲究的。”王天风有意的把话题往其他地方引。

“古诗上呢是对筷子这么说的,殷勤为竹箸,甘苦乐先尝。滋味他人好,乐空来去忙。这诗呢,句句都是在说筷子对人的无私奉献…”明明阿镜只说了四个字,但不知为何,王天风生出一阵寒意,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

明台飞快地往于曼丽碗里夹菜,又往自己碗里夹了一堆有的没的,“快点吃,一会儿没得吃了。”

于曼丽点点头,两个人埋头猛吃,努力把存在感降到最低。

半晌,明镜开口,“王董事长最近很闲?”

“最近有一批货需要交涉。”王天风放下筷子丝毫不慌的回答。

“去烟花间交涉货物吗?那王董事长真有雅兴。”明楼往嘴里塞了一块红烧肉含糊不清也不忘嘲讽老王。

“大姐,烟花间是什么地方?好玩吗?”明台作出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

“阿香,夹点菜带他俩去厨房吃,吃完了就去外面玩。”明楼吩咐。

“好的,大少爷。”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半个月前王董事长可是对我大姐情深意切,非她不娶的。满口爱心的说什么什么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那我有点好奇,你想娶我大姐,你跑到烟花间做什么?”

“喝喝茶、跳跳舞。”明诚适时插刀。

明镜坐在位置上翻看着报纸,“写的不错,比上次写的好多了。”生生把王天风想要辩解的话给拦了。

“我累了,你们慢用。”看完报纸明镜转身上了楼。

明家哥俩对视一眼,撤桌,消失。

“大姐,报社还有事我先走了。”明楼喊道。

“对,对,对,我稿子还没校对,还要忙的,不像有的人有时间跳舞。”明诚也在一旁小声念叨,似乎是说给王天风听的。

明楼还不忘在消失之前问准备上楼的王天风,掩盖不住眉梢眼角的嘚瑟,“王董事长,这份报纸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

“狗屁不通!”王天风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明镜在,就算明镜不在,他也打不过。

重量级差距太大。

“大姐喜欢听《倩女幽魂》,好好唱。”明诚拍了拍王天风的肩膀。

三、王氏集团

“您不能进去,您不能进去!”阿昌阿弥拦在明镜面前。

“滚开!”明镜象征性的一人赏了一脚,“你们王董事长呢?人呢!躲到哪里去了?”

“您不能进去!”阿昌阿弥口里阻拦,手指着办公室的方向,非常识相的闪了人。

搞笑,被这二位哪个拿来扎筏子可就真是扎筏子了。

明镜点了点头,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踢踢踏踏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巨大的门响,王氏集团的牌子差点被震掉。

阿昌有点心疼上好的实木门。

阿弥有点心疼他自己——的老板。

“王天风!”一声中气十足的嗓音贯穿办公室,惊的老王拿着茶杯的手一抖,刚沏好的茶水泼了一半儿。

“到…到…到…到!”王天风慌不忙的立正站好。

明镜拿起水杯摔在地上,“你给我跪下!”

王天风依言下跪,也不知谁说那么句话,给自己媳妇儿下跪,不丢人。

跌份,但,活该。

“阿镜…”

“王天风!我说你,你是不是疯了!你居然敢打我弟弟的主意!你居然让他去学戏!你知不知道现在这个世道学戏意味着什么?

要不是我去学校接明台,学校说明台就没去上过几天学,我还蒙在鼓里呢!”

明镜拿出随身携带的鞭子,在手里盘着。

“且慢,夫人。夫人,且慢。你听我解释。”

上海金融界最近不知道挂什么妖风,哪里都要支一杆子的王董事长竟然销声匿迹了一个星期。

评论 ( 11 )
热度 ( 38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