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知是故人来(张万霖x二太太)续篇


张万霖emmm按照电视剧应该是个汉奸(?)

前文:http://7232185081029.lofter.com/post/1dcb0c64_11b88c83(去年的辣个…链接在评论)

一个随想,请轻锤本人,请重锤老费,谢谢】

------

街口荒废多年的戏台子上,一人身著戏服,娉娉婷婷。
操着京胡的正是账房阿羽。
台下站了十几号人看热闹。
“这人谁啊?”一人路过,问了身旁的人。
“哎,这你都不认识,老江湖了。”另一人回答。
“唱戏的女的,不是西街那家茶馆的老板吗?”又一人接话。
“什么老板啊,本就是个卖艺的戏子。”后排传来一句,充满不屑和嘲讽。
“这不是林家二小姐吗?”
“哪个林家二小姐?”
“哎呀,你不知道,我听我奶奶说当年有这么档子事儿,这林家是唐家夫人的曾外祖家,唐家没了后,林家把唯一活着的小丫头抱了回去扔到自家戏园子里养了几年。”
“我听说,当年这个林家二小姐和张家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
“诶,怎么养在戏园子里?”有人好奇。
“你忘了,”旁边有人怼了怼说话的人,“赵家老太爷喜欢啊。”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
“《牡丹亭》?听着不像啊。”
“杜丽娘什么时候穿上凤冠霞帔了,您这一看就不曾听过几场戏。”
“瞧着这身应该是私房行头,在戏园子不曾见过。”
“没想到这儿荒了这么久还有搭台唱戏的一天。”
台下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诶,你说这张家也是的…”
“到底是戏子无情,瞧瞧,这还唱上了。”
“我怎么听说,当年这位还曾谋杀张大帅呢?”
“张家那位为了豢养这戏子,不惜与父兄断绝关系,结果呢,差点把命赔上。”
“你本是名家子受人尊敬,方显得才出众壮志凌云。”
“张老爷子也是倒霉,摊上这么个不成器的,全毁在一个戏子身上。”
“还带个不知道哪儿捡来的半大孩子。”
“张老爷子四位公子也是铁骨铮铮的热血汉子,单就这位…”说话那人摇了摇头。
“商人重利轻别离。这么看,这二人,还真是相配。”
“想不到国破家亡你不仅是心灰意冷,反面来你低头忍辱去求取功名。你不能起义兴师救国家于危亡之境,难道说就不甘隐姓埋名?你忘了史阁部尸骨未冷,你忘了千千万万老百姓丧残生。”
“我听说,唐家当初被灭门其实是林家做的…”
“张家满脑子打打杀杀的怕不是被人当枪使了吧。”
“林家不是唐家夫人的曾外祖家吗?”
“八竿子打不着的庶重孙女哪有亲孙子亲啊。”
“哟,那这么说,张万霖的伤不是白挨了?”
“白挨不白挨不也给小鬼子卖命去了。”
“赵家姑爷可是林家嫡嫡亲的孙子,谁想到作了上门女婿。”讥笑之意大盛。
“据说唐家有个传家宝,估计是落在林家了。”
“听说,这位拒了婚约,现在又闹这出,不知道葫芦里要卖什么药。”
“管他呢,张万霖这个走狗也有这么一天真是大快人心。”
“听说张万霖是被身边的保镖给杀了?”
“什么啊,听说是赵家姑爷的私生子干的,当时就死了。”
“果然是现世报。”
“不过张万霖也没好哪儿去。”
“到底是有忠心的,还管停管埋。”
台下的声音几欲盖过台上的戏腔,不知从哪个方位传来一声喝彩,很快的被街尾的唢呐声盖过,一众人身着孝服抬着棺材吹弹着向街口迎来。
“可怜我受千辛和万苦,身心净,只图个身心干净,我不能图富贵做你的夫人。”台上的人还在咿咿呀呀的唱着,浑然不觉街尾的声响。
那众人撒着纸钱吹吹打打的到了戏台子前停下。
戏台子上,林静唱完最后一字,作揖谢幕。
台下众人静立,唯有人群中走出一玄衣老者,回了一礼。
“有劳费叔。”
“应当的。”
阿羽递上一块叠的方方正正的红布。
伴着京胡吱吱呀呀的委婉缠绵,林静缓步下了戏台行至棺前,京胡的曲调转为欢快。
龙凤呈祥,上好的苏绣,林静抬手,遮住大半妆容。
“昔日里梁鸿配孟光,今朝齐鸣龙凤和祥。”
幽咽婉转,只两句。
远处钟声敲响。
林静对着棺盈盈下拜,揭了盖头,叠的方正放在了棺上。
她接过阿羽递来的酒壶,倒在地上,“这拜堂合卺皆全了你,如此,我便不欠你什么了。你欠我一顶花轿,下辈子,可要记得与我。”

费管家:“吉时已到,起棺。”

傍晚时分,有一樵夫见一女子身著如火嫁衣立于崖边。待樵夫走近崖边,不见女子,只留得一方帕子。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
以下是恶搞,与正文关系不太大
-------

多年后,阿羽又见到了费管家。
“哪有什么传家宝,我认识阿静许多年,从未听她提过。”
“有,我见过。”老费慢悠悠的说道。
“是吗?长什么样?我还以为传家宝什么的都是诳人的。”
老费不置可否,只是微笑。
“你这老头,莫掉书袋,快快说与我听。”
“这许多年,若不是你来,我也怕是记不得此事。”
老费陷入回忆,“你见过一把匕首不曾?”
“匕首?没见过。”
“你见过就好了,那真是一把好刀,锋利炫目。单就刀鞘上的一颗宝石就足够买下这座城。”
“你这太夸张了,唐家也不是什么大家族。”
“不然你以为灭门是怎么来的?”
阿羽沉默。
老费摆了摆手,说道:“这刀啊,秘密多着呢。我再与你多说几句,当年小五从草原带回来几颗狼牙,磨成粉淬在刀上,留了一颗打磨得十分精心。那年在街口的戏台子旁,我一眼就瞧出来,阿静脖子上的正是狼牙。”
“狼牙,辟邪,保平安。”
“我仔细瞧着,你的眉眼轮廓真真像极了小五。”
“在下唤既明,小名阿羽。”
“是了,你可知你脖子上带的是何物不曾?”
“百岁锁嘛,自我出生便在了。”
“可曾离过身?”
“不曾。”
“好好留着,若是我猜的不错,这刀的秘密,都在这里面了。”
“是。”

-------

emmm…本来想写在乡村爱情里的
鉴于大家都不爱吃be
于是乎选择了我们狗带小天使父母包办四个姨太太结果全活在台词里的张万霖,和倒霉蛋不知名(好像真没名字)依旧是万能名字林静的二太太
老费一直念念叨叨的生孩子
我要当一下可爱的崽崽(๑˙❥˙๑)
也不能让老张(老王)万年不举是不是…
努力辣么久也得有个结果哈…

-------

唱词--《桃花扇》、《龙凤呈祥》

-------

如有不满本文者,鄙人概不负责,请暴锤老费,谢谢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