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我只有在夜晚
思维比较感性,比较疲惫的时候
才敢
打着朋友的旗号
找借口和你聊天
却说不出口我想你

我已经不能再说
我们和好吧之类的
一场多年的暗恋
一场莫名其妙开始又匆匆结束的别扭恋爱
溃不成兵
在老死不相往来前
把伤害减小到最低
是我唯一能做的
还可以做朋友啊

永恒的知己总要好过一时的情侣

我的十二啊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
我当初有多么的欢喜你

时至今日
我亦是欢喜你
可惜只能到此为止了

Yo me juego entero, que le voy a hacer.

Por una cabeza






养个_奶球儿吧:

我也不是没有很坚定的时候。
嗯,我不喜欢他了。
可是那个名字在我心里默念了千万遍,
滚烫了多少年,终于风干了,碾碎了,
被时光细研成齑粉,还是瓷实
地堆做一堆。
还是他。
流岚枯雨,荒冢落花,还是他。

评论 ( 4 )
热度 ( 21 )
  1. 十年换你天真无邪我的一个已经死了的朋友 转载了此图片
  2. 羽墨夭霁奶球儿 转载了此图片
    我只有在夜晚思维比较感性,比较疲惫的时候才敢打着朋友的旗号找借口和你聊天却说不出口我想你 我已经不能...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