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饭前开胃小短文


(纪梅《黑暗中的救赎》x杨帆《外科风云》)

双医生


杨帆:示教老师     纪梅:器械老师

-----

今年医学院的教学名单里依旧有杨帆和纪梅。

老搭档了。

1.盲肠切除术

纪梅赶到学校的时候,学生们已经穿戴整齐,在叠单子。

“示教组的学生!去刷手穿手术衣戴手套准备上台!”纪梅换好手术服在敷料间门口喊到。

“示教的有几个学生?”纪梅又问到。

两个学生举手。

“你俩别刷了,拿碘伏擦擦,按急救的操作,快点上课了!”

两个学生依言,飞快的拿海绵块刷了一遍碘伏进了手术实验室。其他学生也跟着进了手术室。

“开腹都学了吧,来。”纪梅说着递给学生一把手术刀,两个学生往后躲,“躲什么啊,以后都是要干这个的,你来。”纪梅拉过最近的一个学生,把手术刀递给她。

“你们都看书了吧,一组术者说一下怎么做。”

一组术者沉默,二组沉默,三组…

“哪个同学带书了?照书念!”纪梅站在主刀学生旁边,“你们都学了开腹,怕什么,麻醉的狗又不会咬你。”纪梅拿过手术刀在右上腹划开一个6cm左右的切口,逐层切开皮肤、皮下组织,切口两侧铺护皮巾,8把布巾钳固定。分开腹直肌并向两侧牵开,切开腹直肌后鞘及腹膜,8把腹膜钳固定。

“纪姐,主任来了。”助教小费老师喊到。

“行了,你们好好回去看看书,不能以后做手术的时候边看书边做吧。”

“做到哪儿了?”杨帆边戴手套边往凳子上坐。

“刚开腹。”学生抢答。

“那我们准备捋肠子吧。”

纪梅递上湿纱布见担任一助的学生没什么反应便直接围在了刀口一周,又递过一盆生理盐水,“进腹前先洗手。”杨帆洗完手后,见二助站在一旁不动手,把手里的水蹭在二助手套上,二助伸手在盆里沾了一下。

纪梅扫了眼二助,语气带着责备,“为什么人家外国人说中国的医生是不合格的,就因为咱们的医生在临床操作这一块很多地方都是不规范的,当学生的时候学的就不用心,以后怎么当医生。”杨帆看向纪梅,她鲜少这么跟学生说话。

纪梅转身穿线,杨帆视线透过学生间缝隙看着纪梅。

“咱们来看看这个阑尾能不能一开始就找到,看我的手,都看我,诶,这儿没有,我们再找找,诶,这儿也没有。”杨帆的手在腹腔里摸索着盲肠。

“能不能是这只狗没长阑尾啊?”“没准上次实验谁给切了。”有学生开玩笑道。

“来,我们一起找,看看这个小讨厌鬼儿藏哪儿了呢?”杨帆站起身弯腰低头翻找,纪梅站在器械台前剪等长的4号线,时不时的看向手术台。

杨帆把肠子拉出来,“我们只能一点点看了,”话音刚落,“在这儿呢,”杨帆拿过卵圆钳夹住盲肠,一助见状把手术中不涉及的部分肠子塞回腹腔内,用湿纱布围在盲肠一周。

“你们班是不是上过造瘘修补和端端吻合了?”杨帆问到。

“学了。”学生们回答。

“那就简单了,看好了。来,一助拿着卵圆钳。”杨帆口中不停,一边讲一边做,“先做一个压痕,然后7号线结扎,切掉后,消毒,把肠内容物擦干净,做荷包缝合,应该有两针浆肌层支持线的,你们都学过了我就快点讲。”

“太快了,老师,讲慢点。”

“慢点讲,行,荷包缝合后包埋残端,再做八字缝合,再包埋。”

“这就完事了?”学生问。

“对啊。”

“这也太快了吧!”

杨帆笑了,“快吗?” 

“快。”学生回答。

“开始做手术,各组巡回过来领手套,一助先消毒后刷手。”纪梅在实验室门口喊到。

“各组麻醉和巡回考试。”杨帆摘了手套坐在讲台上,举着班级名单本。

纪梅穿梭在各个组看学生手术操作,麻醉和巡回考完试,杨帆也拿着本子跟在纪梅后面,时不时的考术者和一助手术步骤和适应症,给学生吓得大气也不敢喘,磕磕绊绊的背书 。

等到学生们差不多上了手,杨帆坐在讲台前摆弄着手机,时不时的站起身看看学生操作。

“心情不好?你难得这么大火气。”杨帆发了条微信。

“没事。”在休息室的纪梅回复。

“你先歇着吧,这个班快做完了。”

“那我去通知下个班同学。”

2.肠端端吻合

“入腹前洗手,我们这节课做端端吻合,随便找一段肠子就可以做。”

一助在创口附近围了一圈湿纱布,杨帆取出一段20cm左右的肠子,“这是肠系膜,这是一级血管、二级血管、三级血管。负责这一块的血运,”杨帆用血管钳指着血管,“我们要切除这段,就要先分离再结扎肠系膜血管。”

“再用大直血管钳斜形钳夹呈30度夹住肠段,为什么要30度呢,为了增大吻合口径。”杨帆捏了捏肠子,“我们一会儿再做端端吻合,先给你们看个好玩的。”

杨帆拿了两个血管钳夹住1/2的肠子,“一助拿着血管钳。”一助手傻愣愣的拿着血管钳,学生们也不知道老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都好奇的往手术台上看,只见杨帆拿着手术刀贴着血管钳割开肠子,而后拿了一把血管钳夹住一拽…

原本围在手术台最内侧的十几号人作鸟兽散,跑的最远的甚至跑到窗户边,“这是一楼,外面有护栏,你跑不出去的。”杨帆开着玩笑。

“都过来看,你们平时上实验课可遇不到。”纪梅哄着学生,“没事,都过来,小时候谁没拉过几条虫子。”杨帆接过话,“你们小女生是不是都爱吃米线一类的嘛?”

你是魔鬼吗???没办法跑的一助心里想。

“二助,回到你的位置。”纪梅喊着二助。

“快过来上课,不然这节课晚下课我可不负责。”杨帆说。

一听可能晚下课,学生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的推推搡搡的回到手术台旁,杨帆轻笑一声,“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杨帆拿着血管钳的手又扯了一次,这下可好,一助差点喷杨帆一脸,得亏还有层口罩挡着。一助扔下血管钳撒腿就跑。

“呕…”临近的几个同学也跑到卫生间开始大吐特吐,杨帆也没停手,还在拽着。

纪梅接手一助,拿着血管钳。终于把一整条取了出来放在托盘里。

“看,乌冬面。”

“我给你们讲,别看现在纪老师做手术不声不语的,你们纪老师早年在医学院也是出了名的……”

出了名的胆子小。

那个部队军训看到各种虫子都会被吓得尖叫,天黑就不敢走夜路,期末半夜一个人去摸骨头赶上停电拿着骨头跑到走廊差点把锁门的大爷吓得尿失禁的纪梅,在医学的海洋里浸淫了这么多年,也就剩下了一个看到各种虫子会尖叫的技能了。

嗯,去年联合手术,没吐没哭没叫可喜可贺,就是回家后连续三个月,没见过面条、粉丝、乌冬面一类的食物,可把杨帆这个面条爱好者憋坏了。

“听说你们学校附近有一家牛肉板面挺好吃的,你们中午有时间可以去试试。”纪梅打断杨帆的话,提了个新话题。

“你们是不学了绦虫病?你们知道猪带绦虫和牛带绦虫都长什么样吗?你们去吃牛肉板面就知道了。我还是很佩服那个老板的,要知道我们做标本都未必有那么形象。”

实验室瞬间少了十几号人,隔壁的卫生间成了新的避难所。

这俩人,一唱一和,是魔鬼转世吧。

医院的医生都是这样吗?

真是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

现在换专业来得及吗?

医助小费看着实验室里的盛况想起她师兄说当年毕业聚会时,杨帆老师以恶心不死人死不休的态度一人之力成功的把用食物比作各类疾病作为日常的同学们,膈应到没了胃口。

后来,呵,大概是近墨者学坏的特别容易,医院聚餐变成了夫妻二人组相声专场,饶是当年的二把院长也不得不屈服于这俩人的口才之下。

师兄说,每当午夜梦回,觉得生活不是很好过想要转科室的时候,想想当年被对口相声支配的恐惧,就会觉得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连检验科的排泄物都会觉得十分可爱,

令人

胃口大开。

-----

 @费常棒 老师付稿费的第一篇,字数2600+



晚饭时间给各位开开胃


-----

人物排列组合,排到双医生

令人秃头的没营养剧情...


评论 ( 73 )
热度 ( 27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