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墨夭霁

无文学修养,无文化造诣,无通达笔墨,唯有丹心一片

黄河平x连忠

(恶搞)

中年大叔的夜半呼叫

(伪重庆话版)

“喂,110指挥中心。”
“452371。”
“转到1号线。”
“柳树根让人挖了,树干和树叶儿还浇水吗?要不砍了吧。”电话这端黄河平在电话里扯着皮,连局在那端恨得牙直痒痒,这崽子专门逮着凌晨三点打电话,偏偏他还没什么办法。
“莫问老子,旱死老子也管不着你个憨批。”连局说到。
黄河平对着电话喊到:“你吗蠢起和甲猪一样咯,冒点办法,待了好久。有人砍树遭人揪到啷个办?”
“啷个办?啷个锤子办!你个方脑壳,瓜的很。”连局摔了电话。
过了两分钟,电话再度响起。
黄河平声音饱含委屈与苦涩的喊了一声,“你是一条宝批龙!骗老子好久苦哈哈做工又不得回家。”
“莫烦老子,你个短命娃儿,给老子滚去睡。”

(普通话不靠谱翻译版)
“头儿,我把老大搞进去了,现在细柳这片儿我当家,你们还接着查吗?要不我带着手下这帮崽子去自首吧,顺便给我发点奖金。”电话这端黄河平在电话里扯着皮,连局在那端恨得牙直痒痒,这崽子专门逮着凌晨三点打电话,偏偏他还没什么办法。
“别问我,我是让你去当卧底的,不是让你去发展小弟的!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管不着。”连局说到。
黄河平对着电话喊到:“姐夫,帮帮妹夫吧,我也没想到这块这么顺利。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业务能力强,我也没想到我业务能力这么强,混了几年就二把刀了。万一哪天上头一不开心要拿我这块儿扎筏子,《铁窗泪》主唱就是我了。哥啊,虽然弟弟我曾经用你毛巾擦脚害你买了一箱皮炎平,你看在大学住一起好几年的份儿上想想办法吧。”
“爱怎么办就怎么办,那是下面的事儿。等你小子回来,我非得好好收拾你!”连局气不打一处来,想当年因为这个小崽子,他追了好几个月的隔壁班班花因为这事儿拒绝了他,他就一肚子气,尽管隔壁班班花现在已经成了他的妻。
过了两分钟,电话再度响起。
“连忠你大爷的,你天天老婆孩子热炕头,我可是好久没联系我媳妇儿了!就为了蹲这么个破点儿,我头都快秃了,好不容易干上二把刀,上头给撸了我当家。你媳妇是媳妇我媳妇也是媳妇,我要回家!我媳妇要是不理我,我就天天半夜给你打电话!”
“闭嘴,睡觉。下个月回来报道。”连忠不理会电话那边的叨逼叨,快速下了个命令,挂了电话。
“好的,谢谢姐夫。”

评论 ( 2 )
热度 ( 2 )

© 羽墨夭霁 | Powered by LOFTER